人妻熟女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人妻熟女

淫妻一族
时间:2019-05-08 21:58:02
旁晚时分,蒋淑萍正在家里洗衣服,天热又是在家,只穿了短裤和背心,胸罩内裤都没穿。生性勤奋,家里条件又不好,她怕费电,很少用洗衣机洗衣服,都是搬个马扎,摆上大盆搓板,坐在客厅地板上卖力地用手搓著洗。 门一开,蒋淑萍的老公沈德峰回来了,快放暑假了,不是班主任的他不怎么忙,不用像平时那样基本周末才能回来。他左手拎著一个带包装盒的烧鹅,右手里拎著一个挺大的服装袋,满头大汗地进了门,外边天很热。 看见老公进屋,蒋淑萍赶紧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接过沈德峰手里的东西,把烧鹅放到阳台厨房,蒋淑萍打开了那个服装袋。 「这什么衣服啊?那来的啊?」蒋淑萍看到服装袋里是一件黑色女性职业制服裙,过膝短裙,翻领女性西服上衣,还配了一件白色花边衬衣。 「学校里给女老师发的衣服,我认识后勤的老刘,就让他多给了我一套,拿回来给你穿,看看合身不?」「怎么还有这个啊?」蒋淑萍从服装袋里又掏出了两双肉色长筒丝袜,还有一双女式斜系带黑色尖头式高跟鞋,不知道怎么回事。 「学校要求统一著装,下学期女老师上课的时候都要这么穿的!你去试试合不合身!」蒋淑萍没再多问,心里挺高兴,老公沈德峰几乎没送过她什么礼物,今天给自己带回来一件衣服,虽然不是买的她心里还是很满足。家里条件不好,很少舍得买新衣服,她平时没什么像样的衣服,有几件比较新款的还都是自己妹妹送的二手衣服。 「别磨蹭啦!快去试试啊!要是不合身我明天还得去找老刘换一身哪!」蒋淑萍高高兴兴地来到卧室,先拿著那套衣服对著衣橱镜子比了又比,脱下短裤和背心,就是为了试试衣服,她没再去穿内裤胸罩,直接套上了制服裙。沈德峰又让她把鞋也试试和脚不,蒋淑萍蹬了蹬那双新高跟鞋,感觉有点紧。 「这种鞋都是配著袜子穿的嘛,你光个湿漉漉的脚当然穿起来费劲了!canovel.com来把这个换上!」蒋淑萍本来想随便找双袜子,不想拆没开封的新丝袜,想留著送给自己妹妹,妹妹老送自己衣服,条件不好,自己没什么回赠妹妹的。不过看老公好心好意送自己衣服,她也想穿戴整齐新衣服,让老公高兴一下。 蒋淑萍长得很漂亮,170左右的个子,尤其是腿很长,虽然今年已经三十八岁了,身材一点没走样,身形苗条秀美。换上这身崭新的黑色女性职业制服裙,再配上下边的肉丝丝袜和斜系带黑色尖头式高跟鞋,蒋淑萍容光焕发,简直和换了一个人似的,从一个典型的家庭妇女变成了一个成熟典雅的职业女性。 看著镜子里自己的样子,蒋淑萍也很高兴,女人哪有不爱美的,看著自己焕然一新的样子,透著成熟典雅的诱人魅力,她暂时忘记了生活的艰辛和日常繁琐家务的劳累,不由自主地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微笑。 沈德峰完全没想到老婆换装后变化这么大,看著换衣服后魅力四射的老婆,他一时兴起,拉住还在照镜子的蒋淑萍,把她推到了床上。 沈德峰淫妻倾向很强,经常临时兴起,不管蒋淑萍在做著什么,只要有感觉了马上就要淫弄蒋淑萍。蒋淑萍下岗在家好几年了,没有经济收入,一切都靠丈夫养活,在家地位很低,基本上对老公百依百顺言听计从,慢慢也就习惯了沈德峰对她突然性的淫弄。今天一看老公又来了那个劲,蒋淑萍只好乖乖地趴在床上,叉开大腿撅著屁股,等老公来操她。 看老婆穿了这身衣服,沈德峰很兴奋,站在床下抱著蒋淑萍屁股,操得很猛。 淫妻倾向很强,但沈德峰性能力极其一般,加上今天又很兴奋,操了没几分钟,就在蒋淑萍逼里射精了。蒋淑萍怕弄脏了新衣服和丝袜,赶紧翻身起来,捂著逼小跑进了卫生间。 射完精的沈德峰觉得挺郁闷,淫弄老婆很长时间了,甚至连找别人当著自己面操老婆也好多次了,可老婆就是骚不起来,这次依然如此,自己这么兴奋,操得这么猛,蒋淑萍都没怎么叫床。 蒋淑萍的性格就是这样,她对性爱感觉很淡,思想观念很传统,是那种中国传统型贤妻良母式的女人。没工作没收入,娘家条件更差,还有个上高中的孩子需要供,蒋淑萍在沈德峰面前家庭地位很低,又离不开自己的老公,只能是逆来顺受。沈德峰找别的男人来一起玩弄自己,贾淑萍的感觉就是在痛苦地忍受,一点快感都没有。 「我们学校又发了一只烧鹅,晚上一起吃了,我没酒了,你去帮我打点白酒回来!」蒋淑萍在卫生间里简单地用卫生纸擦了擦精液,刚走出卫生间门,沈德峰就指著厨房的烧鹅对他说。 虽然刚刚又被突然淫弄了一次,老公送自己新衣服这件事,蒋淑萍还是觉得很开心,她草草地在裙子里套了条内裤,胸罩也没带就拎著酒壶出去了。蒋淑萍本来是想换件衣服穿戴整齐后出去的,但一种女人天生的虚荣心感,无形中让她很想穿著这件让自己突然魅力倍增的新衣服到街上去走一下。 沈德峰酷爱喝酒,平时在家都是喝白酒,酒壶空了,最近要去离家三条街远的菜市场去买,平时的散白都是在那个市场的小酒铺里买的。蒋淑萍家这边是一片90年代盖的老楼,要到那个市场最近的路,要先从家所在小区侧墙一个便门出来,过了马路,顺著一个中学院墙外的窄马路一直走,很快就能到了。 蒋淑萍个高身材好,腿非常的长,穿了这间黑色制服裙显得成熟典雅,过膝短裙、黑色高跟鞋再配上肉色丝袜,更突出了她那条长腿,显得魅力四射。蒋淑萍家所在小区是个开放性小区,人很多也很杂,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她的人,此刻都在盯著她看,女人们露出羡慕的眼神,男人们的目光里充满了欲望。蒋淑萍觉得有点害羞,同时又觉得很骄傲,快步走出小区,小跑过了马路,走上了那条中学院墙外的窄马路。 因为挨著学校,白天这条街很热闹,但现在已经晚上七点半了,天已经逐渐黑了下来,学生们早放了学,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蒋淑萍的心情依然很愉悦,没人注视著自己看了,她走的更潇洒更轻快,斜系带黑色尖头式高跟鞋踩在马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对面开过来一辆白色面包车,马路很窄,贾淑萍赶紧躲到墙根底下。突然,面包车开到蒋淑萍跟前,猛一转向,一个急刹车,贴著中学院墙斜向停下了,蒋淑萍被挤在了面包车和墙体之间的狭小三角形窄缝里。还没等她来得及反应,面包车跳下来两个戴著黑头套的男子,一个抓住她的两只胳膊,一个在她嘴里塞了一块叠起来的毛巾,给她套上一个黑色布袋,把她拽上了面包车。 「……哥!你说的可真没错啊!这老娘们真不错啊!看这腿!这长相!还跟昨天咱们玩那个小娘们儿一个打扮!嘿嘿!」坐在车里的蒋淑萍吓傻了都,她想大喊救命,嘴被堵住了喊不出来,女人的本能反应让她拚命地挣扎,但都被死死地按住了。蒋淑萍头上被戴著黑布袋,看不到绑架她的人什么样,也不知道车里有多少人,只是能感觉到有三只手在狠狠地按著自己,还有一只手正在自己身上来回乱摸。 「哎呦!大姐!别著急啊!一会到地方了,兄弟自然就让你爽得叫爹了!哈哈哈……」说话的依然是那个粗野的声音,听著这些猥亵的语言,蒋淑萍吓得手脚抽搐,全身的肉都在跳动。忽然,蒋淑萍的身子猛然一阵,她感到一只手顺著衣领伸到了自己胸口,一只粗糙的大手先是把她的两只奶子来回猛揉了一顿,两根手指又开始捏弄她的奶头。 「哎呀!大姐!别装了!看你骚得都没戴乳罩!这不明显出来找人操逼的吗? 哈哈哈……」蒋淑萍已经放弃了挣扎,内心的恐惧感却是越来越大,她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绑架自己,更不知道这些要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她感到面包车一会快一会慢一会又停下来,时而直行时而转弯,恐惧已经让她感觉不出来车到底开了多长时间,唯一清晰的就是那只粗糙有力的大手一直在把玩自己的两只奶子。 车停了下来,蒋淑萍感觉自己被拽了下来,两个男人一左一右拖著她往前走,她又恢复了挣扎,拚命想摆脱,但毫无效果,依然被拖著往前走。走了没多远,蒋淑萍听到了开门关门的声音,感到自己被拖进了屋子里。两个男人把她死死地按在了墙上,让她的脸紧贴著墙,拿下了套在她头上的黑布袋,蒋淑萍努力挣扎想回头看清绑架她的人的模样,但头被死死按住了,一点也动不了,她听到又有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把一个眼罩戴到了她的眼睛上。除了看到那个再次蒙住自己眼睛的眼罩是红色的,蒋淑萍什么都没看到。 蒋淑萍觉得自己被人按在了桌子上,上身紧紧地贴著桌面,两只穿著高跟鞋的脚站在地上,两只手抓住了她的两条大腿,用力的掰开她双腿,又按结实。蒋淑萍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现在的姿势,上身趴在桌子上,屁股撅著,两腿叉开,这个姿势让她意识到,自己很快就要被人强奸了。 砰的一声,嘴里堵著的毛巾被人拿掉了,蒋淑萍感到一阵的呼吸通畅,随即便大声呼救了起来。 「你们是谁啊?为什么要抓我来这啊!救命啊!救命啊!……」「哈哈!大姐别喊了!在这你喊破了嗓子也没人听得见的!留点劲儿一会陪兄弟操逼吧!哈哈哈……」蒋淑萍依旧大声呼救著,她听见按著她的人似乎实在窃窃私语,但又听不清对方再说什么,她的心一下子缩紧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袭上心头。 「大姐!别著急呀!兄弟这就来了!马上给你打一炮,让你舒服舒服!」蒋淑萍感到自己的裙子被撩了起来,内裤被拉到了大腿,一只粗糙的手伸到阴户上,一阵的对整个阴户的揉搓之后,一只食指和拇指分开了她的阴道,她感觉都有人在往她的阴道里用嘴吹气,两根手指又伸了进来,来回的抠弄著阴道。 「哎呦!这老娘们刚操过逼!你们看这里边还有精液呢!」沈德峰在自己逼里射精之后,蒋淑萍只是擦掉了溢在外边的精液,有一些射入里边的,她著急去给老公打酒,还没来得及处理。 「大姐啊!你说你这打扮啊,看看你这大腿露的!刚跟人操过逼就出来了,你说你这多骚啊!你还装啥啊!你这明显就是个骚逼吗?」蒋淑萍感到后边玩弄自己的男人,一只手在抠弄自己的阴道,还有一只手在拍打著自己的屁股。 「兄弟们!我可不客气了啊!我先跟这大姐亲热亲热了!」听到一阵解裤带的声音,蒋淑萍的心再次缩紧了,她知道绑架自己的这些人要开始轮奸自己了,她却不知道究竟多少人参与了绑架自己,不知道多少男人要轮奸自己,更不知道自己要被他们轮奸多久,更害怕这些轮奸她的男人会传染给她可怕的性病。 「大姐,兄弟来了!尝尝兄弟的大鸡巴!」蒋淑萍感觉到一个粗壮有力的鸡巴狠狠地操进了自己逼里,然后就是一阵猛烈有力的抽插,她感到这个鸡巴虽然不长,但是粗的惊人,把自己的阴道塞得满满的,由於紧张,她的逼里一点水都没有,每次抽插都让她疼痛不已。唯一能让她欣慰的就是,这个男人操她的时候鸡巴上戴著套。 蒋淑萍开始的呼救声,此刻已经变成了痛哭声,随著后边男人鸡巴的猛烈抽插,强烈的屈辱感一次次地涌上她的心头,她的心简直要碎了。虽然以前老公沈德峰也找人来玩弄她,但毕竟是老公带著她去的,她感觉到的更多是别无选择的无奈,但现在,她感觉到的确是真实的强奸。 蒋淑萍的内心屈辱、恐惧、愤怒,她强烈地抵制著男人鸡巴抽插给她阴道带来的刺激,虽然被按住动不了,但她依然努力地收缩小腹,晃动屁股,抵制操她男人的大鸡巴的侵袭。蒋淑萍却忘了一点,她越紧张越挣扎,她的阴道就越紧,越不停的抽搐,给男人的快感就越强烈。长著粗大鸡巴的男人在她的后边站著,越操越狠,越操越猛。 男人似乎有点累了,抽插的频率慢了下来,蒋淑萍感觉稍稍松了一口气。她开始想了,这些男人为什么绑架自己。为钱?绝对不会,自己没工作不挣钱,老公工资也不高,还有个上高中的孩子,自己家根本就没钱。为仇?自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几乎没有得罪过人。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可能了,这些男人只是想轮奸自己。想到这里,她稍稍放了点心,只希望这些能早点过去。 「哥们!先歇会!咱们先去把她扒光了!然后慢慢玩!」蒋淑萍又听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上车开始,她一直听到的都是那个粗狂的声音。蒋淑萍感觉这个屋子里至少有三个男人,后边操她的应该是那个上车就开始粗言秽语羞辱自己的人,这个第一次说话的男人是按著自己左腿的男人,还有一个男人在按著自己的右腿。蒋淑萍猜不出来为什么这个男人一直一言不发。 蒋淑萍感觉操自己的男人拔出了鸡巴,两个按著自己的男人也松开了手,她赶紧伸出左手去提上自己被拉到大腿的裤衩,伸右手去摘眼睛上的眼罩。她的右手被猛地攥住了,左手歪斜地勉强提上了内裤,刚想伸上来也去摘眼罩,左手就也被死死的抓住了。蒋淑萍意识到了,这些人短暂的放开对自己的强制,是在故意羞辱她,故意想看她手忙脚乱的窘相,自己刚刚又被牵制住,就听到了一阵得意的淫笑声。 似乎是被拽进了一个卧室类的房间里,蒋淑萍感觉到男人们在脱自己的衣服,先是非常慢地一粒粒解开她新换上的那件白衬衣的扣子,想著自己的乳房即将会展示在三个……四个……甚至更多要轮奸她的男人的面前,无尽的屈辱感再次袭上心头,眼泪不由自主地顺著眼角流了下来。蒋淑萍感觉到男人们故意把这个过程做得又慢又长,他们在得意地欣赏著自己屈辱痛苦的表情。 页: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