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乱伦小说

淫城大模女教师
时间:2019-05-31 21:58:07
(一) 在淫城,有许多高等院校。在淫城各高校里,性感熟妇为数不少,成为淫城的又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且说淫城众多高校中,有一个服装学院,这个学院的服装系非常有名。服装系的女教师女大学生中,有很多女模特,其中不少还是大模,所谓大模,就是指身高1米8以上的女模特。 大模又称为甲级模特,大模以下,身高1米74至1米8的女模特为乙级模特,身高1米7至1米74的为丙级模特,身高1米64至1米7的为丁级模特。 服装系女教师孙莉,就是一位大模,她身高2米38,47岁,颇有姿色,大乳细腰肥臀美腿秀足,非常性感。淫城像她这样高大的性感妇人不少,各行各业的都有。所以孙莉虽然高大性感,在淫城也平淡无奇。 孙莉也走的是和大家一样的路,先考大学。她的成绩在中学属中等,考上一类院校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她利用先天优势,考上了二类院校中的服装学院,成为女模特大学生,后来留校任教,先是担任助教,现在是讲师。 九月初的一个下午,刚开学不久,孙莉夹著课本去教师给学生们上课。她穿著花小褂,白色七分裤,光著小腿秀足,穿著拖鞋,来到教室。 上课时间还没到,学生们唧唧喳喳,尤其是女大学生们。教室里的女生里也有一些大模,身高一米八几一米九几乃至二米以上的都有,但孙莉是最高的。 男生中也有几个大帅哥,身高一米八以上到一米九以上。服装系盛产帅哥美女是这一带高校里出了名的。 上课铃声响了,孙莉懒洋洋地拿著水笔,在身后的白板上写写划划,时而放映幻灯片,向大学生们展示新款的服装图样。 上了两节课后,孙莉夹起课本,回到教研室,把教材放好,教研室的几个女教师,也都是身高两米以上的大模,她们几个一起,结伴回家。 学院家属区离校区不远,她们骑著自行车几分钟就到了。家属区几十座楼,她们彼此招呼著,分了手,各回各家。 孙莉的丈夫雷小勇也是服装学院教师,是中文系的,下午没课,在家睡觉。孙莉这两天不知怎地,□老是痒痒的,想让丈夫操。她想赶紧回家,先让老公操一回再说。 她家在三十八号楼,三单元四楼413号,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居室。孙莉拿出钥匙,打开门,一进去,她就觉得不对。她放轻脚步,来到卧室门口,从虚掩的门往里一看,不由羞得满面通红。 原来,她的母亲在她的床上,正被她丈夫雷小勇操得嗷嗷叫哩。 孙莉的母亲孙怡,也是位大模,身高1米84,今年67岁,虽然老了,canovel.com却依然很有姿色,孙莉家是市医药研究所的,孙怡就是那研究所的退休职工。闲来无事,有时就夜里去夜总会里客串一下女模特。 孙莉他爸也是研究所的一个小头儿,小她妈两个月,虽也退休了,还在返聘上班。她还有个弟弟孙桐,二十几岁,在家待业,家里经济不错,也饿不著他,他就整天晃悠。 孙莉他爸不知道的是,这个孙桐,在十几岁时,就把他的性感老娘孙怡给操了。而孙怡不知道的是,前两年,孙桐又把姐姐孙莉也给操了。 这天下午,孙怡到女儿家串门儿,想著给她家送点好吃的过来。研究所离服装学院不远,她骑车很快就到了。 她敲了半天门,门才开,女婿雷小勇睡眼惺胧出来,他正在睡下午觉,见是丈母娘,忙让了进去。 这雷小勇今年四十四岁,是中文系的副教授。他身高1米84,本来个子不小,但和孙莉站一起,就是个矮个儿,人们说他们两口子是,「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那孙莉为何找了他呢? 原来,淫城的一些最为高大的性感妇人包括孙莉在内,她们身高2米38,这个身高已是汉族妇人最高的身高了,虽然淫城也有很多男人身材高大,但也高不过孙莉这些最高大的妇人。 所以孙莉碰到的很多男人都不如她高,既然如此,雷小勇的相对矮小也就不突出了,再说,雷小勇在一般人中,个头还是很不小的。 再者,孙莉和雷小勇是中学同学,小勇一直暗恋她。大学期间及毕业后,孙莉也谈了几个朋友,最后还是跟了小勇,因为小勇最爱她。 最主要的,雷小勇的鸡巴特大,这是孙莉最喜欢的一点。 孙莉为丈夫生了一个儿子雷雷,今年已经十三岁了。 却说此时,孙怡被女婿让进屋里,进了客厅。 雷小勇将丈母娘手中的羊腿接过来,拿进厨房。孙怡问女婿:「莉莉和雷雷都没在?」 雷小勇一边找地方放羊腿,一边答著:「莉莉下午有课,雷雷也开学了,在学校上课呢。」 孙怡到厨房去洗手,无意中碰了女婿一下。雷小勇的前部正撞上丈母娘的屁股,丈母娘的屁股很软,他心里不由一动。 雷小勇仔细打量丈母娘,她穿著白色紧身衬衣,灰色短裙,肉色裤袜奶白皮凉鞋,高雅精致。小勇看著看著,鸡巴不由得硬了起来。 他光著个膀子,只穿了条大裤衩,鸡巴又大,一硬起来把裤衩就顶起来了。 孙怡洗完手,正回头取毛巾,一下看见女婿的顶起的前部,吓了一跳,忙转过头去,脸色发红,心里想,这么大的家伙,也亏得是我们莉莉才受得了。 雷小勇也很尴尬,忙出了厨房来到客厅,拿起个桔子剥起皮来,说:「妈,快来吃个桔子。」 孙怡故意摩蹭了一会儿,才从厨房走进客厅。 她坐在女婿旁边的沙发上,拿起女婿剥好的桔子,吃了起来。一时间,两人都默默无语。 雷小勇本来鸡巴已经下去了,可一见丈母娘,又情不自禁硬了起来。 孙怡红著脸,拚命想找话说,但不知为什么,她没想要走。 孙怡道:「小勇,最近你们学院又有什么新闻?说给妈听听。」 雷小勇转动脑筋,给丈母娘讲著系里的趣闻轶事。可他的鸡巴却越来越硬,怎么也下不来。 孙怡看在眼里,心里暗想,我这么大年纪了,女婿还见了我就硬……心里不由有些高兴。她知道自己看上去最多五十几岁,在夜总会走台时,也有不少人为自己动心,但现在女婿也激动了,这可怎么办?她心想,赶快要转移一下女婿的注意力。 於是她来到沙发对面的三十四英寸大彩电的前面,从下面的支架桌里拿出一个光盘,说:「看看有啥好看的?」彩电下面是VCD机,她说著就将光盘放进VCD。 她和雷小勇都昏了头,都急著想摆脱眼前的窘境,等图像放出来,两人的脸更红了。原来,那是雷小勇自拍的录像,刻成了光盘,是他和妻子孙莉交配时的场景。 大彩电的屏幕上,孙莉在不停地嚎叫。两人都呆了,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孙莉还在嚎叫,景象十分淫靡。 孙怡只觉得胯下有些东西在往外流。 雷小勇先是感觉五雷轰顶,他几乎站不住了,他最隐密的私生活被丈母娘看见了!雷小勇血往头上直涌。他头脑一片空白。他看著眼前的精致的丈母娘,张著大嘴,喘著粗气。 谁都不知道该如何结束这个实在太过尴尬的局面。 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处於极度尴尬和狼狈境地的雷小勇,突然扑向丈母娘,将她按倒在沙发上,掀起她的美腿,开始扒她的凉鞋。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等孙怡反映过来的时候,自己的两只凉鞋,都已被雷小勇扒掉了。 雷小勇紧紧抓住丈母娘那精美袜莲,贴在脸上,喘著粗气,使劲地闻著。 孙怡本能地挣扎著,连声喊道:「小勇,你这是干什么呀?快别,别,快把妈放开,我是妈呀,你疯了吗?」 雷小勇红著眼,胡乱地说著:「妈!妈!我是疯了,妈的脚好香,我爱闻…妈!我要你的脚!」 孙怡挣扎著,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使不出全力,这样的挣扎,当然不会有什么效果。雷小勇想干什么就接著干什么。 一个高个男人,把一个高个女人,按倒在沙发上,然后一切就按照正常的逻辑发展下去了。 雷小勇扒掉丈母娘一只秀足上的袜尖,塞入另一边的袜筒,然后捉了丈母娘这只裸露的秀足,一根一根地吮吸那秀美的玉趾。 孙怡被掀翻了,挣扎不便,而且也软弱无力。她乞求道:「小勇,小勇,别,别……」但无济於事。 雷小勇贪馋地吮吸著丈母娘的玉趾,细细地舔著丈母娘的趾缝。孙怡母女的秀足都是莲中上品,雷小勇越舔越香,鸡巴越来越大。 孙怡的乞求声越来越像是呻吟声,到后来完全变成呻吟了:「哎呀…小勇…别玩妈的脚呀……别舔了呀……妈……受不了了呀……快……快别舔了……你这么弄妈……妈真的受不了……妈求你了……快别舔了……哎呀……哎呀……」 孙怡被女婿玩弄得不住娇声呻吟,雷小勇鸡巴硬得快爆炸了。 丈母娘裤袜里未穿内裤,裤袜一扒,阴部全露了出来。雷小勇看见丈母娘那阴部的大丛阴毛,咕通一声,跪在丈母娘的沙发前,一头扎入丈母娘两腿之间,贪婪地舔了起来。他伸出舌头,探入丈母娘的阴道,贪婪地舔著。 孙怡被女婿舔得微微皱著眉头,噢噢地叫了起来。她的淫汁今天分泌得特别多,源源不断,都被女婿舔食下去。 见丈母娘完全停止了反抗,雷小勇的胆子更大了。 他将丈母娘的两条美腿扛在肩头,站起身来,将大鸡巴狠狠顶入丈母娘的□眼。 雷小勇的鸡巴在丈母娘的□眼里长驱直入,横冲直撞。孙怡被女婿的大鸡巴顶到子宫口,又疼又痒,忍不住嚎叫起来。 电视里是孙莉被雷小勇操得连声嚎叫,电视外则是孙怡被雷小勇操得连声嚎叫。雷小勇觉得实在刺激,於是插入的动作更为坚决,更为凶猛! 孙怡被女婿按在沙发上,被他的大鸡巴顶撞子宫,她连声叫唤:「哎呀……没命啦……疼呀……」一会又叫:「勇勇……你真厉害……快……使劲顶呀……顶死妈吧……妈舒服死啦……」 电视里,雷小勇在妻子的呼喊声中射精了。碟放完了。 电视外,雷小勇见碟放完了,便一使劲,将丈母娘抱了起来。他鸡巴还插在她□里,抱著她,来到隔壁卧室。 雷小勇将丈母娘顶在装饰著壁纸的墙壁上,狠命地顶。 孙怡搂著女婿的脖子,两条美腿搭在女婿的胳膊上,被女婿顶在墙上狠操,被操得胡言乱语,淫水泛滥。 孙怡那么高大的妇人,时间长了,雷小勇也抱不动了,便把丈母娘放到床上继续猛操。 雷小勇粗声吼叫著,一时控制不住,精液就狂射出来,快速锐利,直射入丈母娘的子宫深处。 孙怡躺在床上,娇喘嘘嘘,香汗淋漓。 雷小勇压在丈母娘身上,也呼呼喘著粗气。两人都一动不动。 孙怡被女婿这顿狂风暴雨般的猛操,弄得浑身象散了架一样,一时间动弹不得。慢慢地,她恢复了些正常的意识,脑子里胡思乱想:我被女婿操了,可怎么对得起莉莉呀?不知怎地,她脑子里又想起她被儿子操的第一次。一时间心乱如麻。 雷小勇心里也有些后怕,自己一时冲动,把丈母娘给操了,如果丈母娘闹起来怎么办?如果妻子知道了,那还得了? 男人和女人终归不一样,雷小勇虽然也担心,但渐渐地,他恢复了元气,看到像一头大白羊一般躺在床上的性感丈母娘,他的鸡巴渐渐地又硬了起来! 床头枕边,到处是妻子脱下未洗换穿的丝袜,他拿起一付,使劲闻了一下那发黑的袜尖,妻子醉人的莲香沁人心脾! 他又把丈母娘美腿上的裤袜被他扒下的那只发黑的袜尖拿在手里,使劲地嗅著,那成熟妇人的莲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脑,令他眩迷,令他兴奋!他的鸡巴变得又大又硬! 雷小勇动手,让丈母娘在床边摆成一个屈辱的母狗式,跪趴著,屁眼朝向床外。他跪在床前,细细地舔著丈母娘的精致的屁眼。丈母娘的屁眼两边是细细密密的肛毛,他舔丈母娘屁眼,还舔那些性感的肛毛,丈母娘忍不住叫唤个不停。 雷小勇扒开丈母娘的屁眼,细细地舔入她屁眼里面。大模孙怡最隐密的排泄眼被女婿任意玩弄,她屁眼痒,心里痒,□痒,忍不住喊叫声越来越大。她被舔得又难受又舒服,这使得她已经不顾羞耻了,忍不住就喊了出来。 雷小勇站起身来,手持鸡巴,把那坚硬的大龟头,在丈母娘精致而柔软的屁眼上缓缓地蹭著。 蹭著蹭著,雷小勇一使劲,就顶了进去。他鸡巴太大,丈母娘屁眼紧小,顶入丈母娘的屁眼非常勉强。孙怡被女婿弄疼了,不顾一切地喊叫著。雷小勇不顾丈母娘的痛苦,坚决地将大鸡巴向丈母娘屁眼里顶入。 雷小勇大鸡巴深入丈母娘屁眼,弄得丈母娘发出撕裂般的嚎叫。 正在这时,大模女教师孙莉回来了。 欲知孙莉母女如何同床供她丈夫雷小勇蹂躏,还有孙莉是如何被她儿子雷雷玩弄的,请看本文下篇的进一步记述。 (二) 大模女教师孙莉急匆匆赶回家中,本指望和老公一起亲热,却没想到看到了不该发生的一幕,自己的妈妈正在自己的床上被自己的老公操。 屋里的人还没发觉,雷小勇使劲将大鸡巴往丈母娘的屁眼里狠顶。孙怡咿咿呀呀地叫著。 孙莉站在门外,不知是气愤,还是羞辱,满脸通红。 看著里面母亲的淫乱样子,孙莉觉得自己的胯下也湿了。 雷小勇看著丈母娘的紧小屁眼紧紧裹著自己的大鸡巴,大鸡巴在丈母娘屁眼里一进一出,使得她的屁眼不停地翻开合上,感觉非常刺激。丈母娘的屁眼里非常温暖湿润,雷小勇鸡巴一痒,再度射精,这次都射入丈母娘的屁眼深处。 孙怡一下子瘫软下去,趴在床上,娇喘不止。 雷小勇也压在丈母娘后背上,呼呼喘息。 过了一会,他从丈母娘身上爬起来,打算到卫生间去拿毛巾,一拉开门,吓得他差一点儿坐地上。孙莉竟站在门口! 久久没有发出什么动静的孙莉愤怒地叫道:「雷小勇!你这头牲口!」 正趴在床上娇喘的孙怡猛然听见女儿的声音,也吓得翻过身来。 雷小勇心下一横,心想,今天无论如何这事已经发作了,求她也没用,不如就错到底吧! 於是他瞪起眼睛说:「你敢骂人?我告诉你,嘴放干净点,有话好好说!」 孙莉见他还敢如此嚣张,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巴掌打过去。雷小勇也急了,本来在大个妻子面前,他只到她胸口,打不过她,可妻子打他,他可真急眼了,他一晃脑袋,躲过妻子的巴掌,就势一把将孙莉的花小褂的前襟撕开,孙莉没戴奶罩,两只大奶垂到腹部。雷小勇高度正合适,一口将妻子的大奶头子叼住,张嘴狠咬! 奶头子是女人的命根子,又娇嫩又敏感,哪里经得起这么狠咬?孙莉疼得惨叫起来。 孙怡见女儿女婿闹成这样,心乱如麻,她又羞愧,又难过,简直无地自容。她刚挣扎著起身,想劝一劝女儿和女婿,又觉得没脸劝女儿,做母亲的和女儿的丈夫乱搞,她怕女儿说出什么不好听的,但看女儿被女婿弄得疼的那样子,她也不忍心,於是挣扎著起身,想要把他们劝开。 就在这时,雷小勇咬著妻子奶头,一下把她掀翻在床上。本来,雷小勇根本打不过妻子,但现在孙莉的奶头被丈夫咬住,这个大个子女人也就是只有任丈夫摆布了。 孙怡刚翻过身,孙莉就压了上来,正压在她身上。孙怡是仰面朝天,孙莉面向她,压在她的身上。 雷小勇从枕边拿起一付孙莉的肉色裤袜,三下两下,将她双手反绑。又将丈母娘的裤袜完全扒下,塞入妻子嘴里,他怕她乱叫,被邻居听见。 孙怡躺在床边,两条美腿搭在地下,孙莉两条大美腿也搭在地上,上半身压在母亲身上,如同一头大母马,瘫在母亲身上。 雷小勇拿来线,把妻子和丈母娘的奶头绑在一起,这样,孙莉母女就不能乱动了,只要一乱动,奶头就疼。 然后,趁妻子不能反抗,雷小勇扒了她的白色七分裤和半透明小三角裤,扒得她一丝不挂。 雷小勇转身,从厨房拿来面杖,吼叫著:「骚娘们!敢反天了你!今儿个非捅死你不可!」 说著,手持面杖,就朝妻子的□眼里乱捅。孙莉被捅得吱哇乱叫,淫水直流。她气极了,但淫水却不可抑制地往外流著,这又使她感到羞愧。 孙怡被女儿那大个子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同时,女儿受摺磨,她也不好受,她乞求女婿:「小勇,妈求你,放开我们娘儿俩吧,都是一家人,有话慢慢说。」 雷小勇听见丈母娘发话,淫笑道:「妈,先让她冷静冷静,今儿这事,反正被她知道了就没完!干脆闹大!」说完,从妻子□里拔出面杖,又捅入丈母娘□里。孙怡也被捅得嚎叫起来。 听著母女俩的嚎叫,雷小勇的大鸡巴又硬了。 捅了好一阵,雷小勇把面杖插在丈母娘的阴道里,然后压在妻子后背上,从后面将鸡巴插入妻子的阴道。 孙莉不愿意,想挣扎,可刚一动,被线拴住的奶头就疼,疼得她叫了起来,同时,她妈也疼得叫了起来。她只好任凭丈夫从后面操她。 雷小勇快速地插妻子的阴道。孙莉渐渐地有些意识模糊了,一阵阵快感在她阴道里扩散。同时,她的大奶头与母亲大奶头的摩擦,使得她的大奶头很痒,那快感深入身体,深入阴道,奶头和阴道的刺激,使得她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淫汁越来越多。 孙怡的□眼里被女婿插入面杖,大奶头又与女儿的大奶头不停地摩擦,她也痒得不停地叫唤。 孙莉□眼被丈夫捣得有些痒,又有些疼,她受不了了,不知是什么意识支配著她,她竟和母亲热烈亲起嘴来,孙怡先是躲避不开,只好和女儿亲嘴,后来就变成主动了。 雷小勇尽情蹂躏著妻子和丈母娘母女两人,他见这母女俩被自己玩得如此淫乱,不由得倍感刺激,在妻子□里纵横驰骋,奸得她嚎叫不绝。 雷小勇再也憋不住了,他吼叫著,把精液射入妻子阴道深处。他的滚烫的精液射在孙莉的子宫口,孙莉也忍不住达到了高潮,她嚎叫著,与母亲热烈亲嘴。孙怡大声呻吟著,把女儿紧紧抱住,她也高潮了。 雷小勇射了精,在母女俩身上压了好一会,才慢慢起身,点了一棵烟,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著仍在床上的妻子和丈母娘。 他与妻子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以前还从没有这样过,今天的事怎么收场,他一片茫然。 想著想著,雷小勇突然跪倒在床前,对著丈母娘喊道:「妈!这事怎么办?您老人家给出个主意吧。」 孙怡这时也缓过劲来了。她流著眼泪说:「小勇啊,你把我们母女都害苦了呀!」 雷小勇站起身,把丈母和妻子奶头上的线解开,他没有给孙莉松绑,怕松了她,她发作起来打不过她。他把孙莉掀翻在一边,先把丈母娘从床上扶了起来。 孙怡坐起身来,仍是娇喘不已。 她的脑子也是一片空白。 雷小勇定了定神,道:「妈,不如我先把你送回去,回来我们两口子的事,再解决。」 孙怡想想也只好如此。雷小勇把面杖从她□眼里拔了出来,她下了床,穿好衣服。 女婿骑自行车带著她,将她送回家去。 孙莉仍被两手反绑,被丈夫掀得仰面躺在床上,她嘴里塞著母亲的丝袜,喊也喊不出来。 雷小勇只顾著送丈母娘,他可忘了一件要命的事。 孙莉正躺在床上的时候,门开了,儿子雷雷放学回来了。 这个雷雷,今年快十四了,上初三。他父母个子都高,他的个头儿在同龄人中也是非常突出的。虽然才十四岁,但他发育得很快。性感的母亲是他的性崇拜对象。母亲秀足上脱下未洗换穿的各色丝袜,床头枕边沙发上,扔得到处都是,他经常偷偷地闻那发黑的袜尖,还用来手淫。 孙莉发现了儿子的这些事情,她是个很开通的母亲,她怕孩子在这方面出问题,於是就定期每个星期两次,用她的纤纤玉手,给儿子手淫,让他集中精力在学习上。考试成绩好了,还有额外奖励,当然,她不会允许儿子插她的□,她认为那样就乱伦了。 果然,在儿子眼中,母亲是最性感的,班里女孩,他一个也看不上,所以他根本没有什么早恋问题,专心致志地学习,成绩很好。孙莉的办法还真有效。 雷雷一进家门,先喊了声:「妈!」没人应,又喊了声:「爸!」还是没人应。 他进里屋一看,顿时浑身发热,站在那,呆呆地看著母亲的一身白肉。 孙莉扭动著身子,好半天,儿子才回过味来,上去解开妈妈手上的丝袜,并从妈妈嘴里取出丝袜。 孙莉仍然躺在那里,泪水不停地流。雷雷坐在妈妈身边,用妈妈的丝袜给她擦眼泪:「妈,你怎么啦?是不是爸爸他欺负你了?」 孙莉突然看著儿子:「雷雷,妈的身子你也看见了,妈好看吗?」 雷雷咽了口口水:「妈!你太性感了!」 孙莉看见儿子的前部硬起来了,说:「嗯,你的鸡鸡硬了,我的雷雷没有骗妈妈。」 她让雷雷把电话拿过来,给母亲家里打了个电话,是她弟弟孙桐接的。 她说:「孙桐,妈到家了没有?」 孙桐在电话里说:「刚到。」 孙莉说:「你让妈接个电话。」 电话里传出孙怡的声音。 孙莉道:「妈,你让雷小勇先在咱家呆著,今天不要回来,我要一个人静一下。」 孙怡道:「莉莉……」她似乎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孙莉道:「就这样吧。」说完挂了电话。 孙莉转过身来,看著儿子,说:「雷雷,妈知道,只有你才是真心对妈好,妈也要对你好。来,儿子,躺到妈身边来。」 雷雷顺从地躺到妈妈身边。 孙莉为儿子脱了衣服,看著儿子硬撅撅的鸡巴,说:「雷雷,以前妈只是用手帮你弄,我的雷雷才是真正对妈妈好的人,今天,妈要好好让我的雷雷享受一下。」 说完,她跪在雷雷身边,弯下腰,将儿子的鸡巴含在嘴里,大口吮吸起来。 雷雷舒服得连声叫道:「妈!你真好!真舒服!」 他的鸡巴在妈妈嘴里越发硬了。 雷雷十四岁了,平时也经常偷看妈妈被爸爸蹂躏的光碟,现在的孩子人小鬼大,什么不懂?他被妈妈舔得舒服,进一步要求道:「妈,你坐到我脸上来!」 「哎!」孙莉答应著,便坐到儿子脸上,跪著继续吮吸儿子的鸡巴。十四岁的雷雷,身强力壮,鸡巴已经不小了,把母亲的嘴塞得满满的。 孙莉长满阴毛的□眼正好坐在儿子嘴上,雷雷张开大嘴,尽情地舔妈妈的□眼。孙莉被儿子舔得淫水越来越多,都流到儿子嘴里,被他吃了。 吃了妈妈的阴水,雷雷的鸡巴硬得要爆炸了。他一下没憋住,就在妈妈嘴里爆炸了。 孙莉把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