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乱伦小说

丛林的母子之爱
时间:2019-07-28 21:58:03
一架小型飞机冒著浓烟挣扎著向地面冲去,飞机上有一男一女两人,男人正努力地一边控制著飞机,一边向副座上的女人大喊:「快跳伞!快!快呀!已失控了……」女人已惊恐万状,泪流满面:「不……只有……一个……伞……」 男人奋力将机头向上拉,飞机发动机发出刺耳的尖叫,努力向上了,利用这一间隙,男人已用熟练的动作将女人往外推了出去……飞机在男人的喊声中挣扎了几下,又向下冲去,在天空划了一道黑线,终於在远处坠毁。 女人在空中望著地平线那端升起的浓烟,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晕了过去。降落伞载著晕厥的女人,随风冉冉飘荡,地面是一望无际的原始丛林…… 十四年后。 暗淡的丛林深处的空地,一座茅屋,茅屋里出来一个身穿兽皮的女人,她就是十四年前跳伞逃生的香兰。跳伞后,由於丛林遮天蔽日,使她失去了被营救的机会,但基於生存的渴望,她顽强地活了下来,并使她的儿子得以出生(跳伞时她刚怀孕三个月)经过十四年的丛林生活,她已成一个坚毅、勇敢的女人了。 香兰走出茅屋,顺著一条小路来到一个小潭边,「思强,吃饭了!」她对潭中的男孩喊。 「知道了,妈。」男孩从水里站起,赤裸的走了上来。男孩十三岁,自小的丛林生活,使他拥有结实健美的体魄,英俊的脸上挂著孩子气的微笑。 他身上淌著水,「喂!小心!」他一边喊,一边用手用力将水泼向香兰。在这一瞬间,香兰突然怔住,她彷佛是站在海边,一个男孩在水中笑著向她泼水,她的心跳了起来。 「哗!」凉凉的水泼在她脸上,她惊醒了,「思强!」她怒道。男孩立刻收敛了笑容,走到岸上:「妈,对不起,我只是想和你闹著玩……」 「你怎么总……」这时香兰发现儿子赤裸地站在眼前,健美的肌肉上淌著水珠,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不安的神色,突然她的心又跳了一下,她连忙转开脸:「算了,快穿上衣服回家吧!」说完,她急忙往回走。思强也忙穿上皮短裤从后跟上,一起回了家。 晚饭完后,香兰和儿子又恢复了有说有笑,思强又讲起了今天的狩猎以及丛林里的见闻,然后他们就各自去睡了。 一会儿,隔壁的思强就发出鼾声,但香兰怎么也睡不著,「豆豆的朋友又有了一个小猴子,它真有办法」、「豆豆又欺负它的朋友了」……等等儿子讲的见闻一直出现在她脑海。「豆豆」是他们以前救的小公猴,而「豆豆的朋友」就是小母猴,所谓「欺负」就是公猴和母猴交媾,这些所谓的称谓都是几年前儿子第一次问她的时候,她敷衍的。 而现在,儿子长大了,对原始的传宗接代活动已生了朦胧的兴趣,在这只有她母子两人的原始丛林,确是一件让香兰难的问题。思强以后该怎么办呢?另外,今天她看到思强泼水,差一点把他当作自己已故的丈夫。 她心烦意乱,怎么也睡不著,加上闷热潮湿的温度,使她浑身汗水。她轻轻地起来,到思强的房间看看,只见思强已睡熟,身上也满是汗水,她用布轻轻地擦掉思强身上的汗,突然,她就著月光看到思强的下身鼓起著,将皮短裤撑得紧绷绷的,她的脸唰地红了,赶忙走了出去。 来到屋外,她的心依然跳得很厉害,她来到儿子洗澡的潭边,脱掉皮束胸和皮短裤,由於多年的丛林生活,使她的身材异常细腰峰臀,栗色的皮肤、丰满的乳房和臀部。她下到水里,清凉的潭水浸过肌肤,生舒服的感觉,她用手撩著水,身体在水中闪著迷人的光。 当她的手不经意地滑过胸部时,身体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像一支细流,流经全身,似乎催发了某些蛰伏在身体深处的东西,它们由於被惊醒,而慢慢地滋长、蔓延,在她全身连成一片。) 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手似乎被引导著又滑向胸部,当手轻轻地顺著乳房的曲线滑动时,她感到自己的乳房已膨胀,乳头在水里已挺立,当滑到乳头时,「啊……」她全身起了一阵颤栗,那些已在体内连成一片的东西变成一张网紧紧地将她包裹住了,她浑身僵硬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头脑中的意念已模糊,双手不停地揉动乳房,canovel.com中指在坚硬的乳头上不停地上下挤压,「啊……啊……噢……」愉悦的声音随著急促的呼吸从嘴里涌出,同时,双腿也在不自觉地夹紧,并不停地互相挤压著,她的双腿已感无力。 她回到岸上,在柔软的草地上躺下来,双手继续挤压、揉捏著膨大的乳房,「啊……哦……嗯……」她半闭著双眼,陶醉在快感中。终於,一只手从发烫的乳房上向下移动,经过小腹,来到双腿间的草丛边,漆黑浓密的草丛挂著水珠,草丛中的蜜洞已在蠕动,并泛出湿润的光泽。 她的手指分开草丛,触到蜜洞,「喔……」她的身体立刻弓了起来,好像追逐著手指,手指在洞口周围不停的抚摸著,身体也不停地颤抖。突然,「啊!」的一声,她的头向上仰起,手指在洞口的凸起处停了下来,「就是这里!」她体内已被遗忘多年的情欲终於被彻底唤醒了,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手指在凸起的阴蒂上不停地揉动,身体不停地扭著,「啊……啊……啊……啊……」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大,喷薄而出的快感似一排排巨浪,不停地撞击著她的大脑,另一只手也同时在大力地揉搓著乳房,「啊……啊……啊……快……快啊!啊……」她呓语著,晶莹的蜜汁从洞口不停地涌出。 「啊……啊……啊……啊……」蜜洞由於充血和揉搓而变得粉红,「啊……啊……」她的手指分开了蜜洞,向洞内探索,洞内早已淫水泛滥,手指的进入更加刺激了她的神经,意识似乎已经消失,她的手指不停地在洞里搅动,淫水顺著大腿一直淌到草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感的巨浪狠狠地撞击著她,她彷佛是一叶孤舟,在巨浪中翻滚、颠簸。巨浪一面撞击著她,一面不停将她向空中抛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啊……快啊……啊……啊……啊……啊……啊……」她的身体在草地上剧烈地扭动,上身已弓得不能再弓。 终於,巨浪将她高高地抛起,送到了浪尖,并向高高的悬崖撞去,「呃……啊!」她彷佛被撞碎了,身体被分解成无数块向宇宙散发开去……一切又恢复了寂静,只有她依然保持弓著身体的姿势,长发散乱,手还放在蜜洞上,躺在被她弄得□乱的草地上…… 过了很久,香兰悠悠醒来,天已很晚,全身有股酸软、疲惫的感觉,恍如隔世,却又那么的新鲜。她又静躺了片刻,忽然发现自己还在潭边的草地上,连忙起身,穿上衣服,赶快返回茅屋,庆幸的是,思强还在酣睡。 她轻轻地回到自己的床上,在紧张、疲惫的心情下进入了梦乡。她彷佛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座海边别墅,正躺在躺椅上,晒著太阳…… 不知过了多久,「香兰,你在这儿!」只见一个少年微笑著向她走来。「阿强!」她惊叫起来,这不正是她日夜想念的爱人阿强么?她跳了起来,跑到他面前:「你还活著?阿强!你还活著?!」说完便飞身扑到他的怀里,大哭起来:「你什么不来看我?什么离开我?什么离开你的儿子……」 阿强只是笑著搂住她,捧起她的脸,轻轻地说:「我再也不离开你了,我永远和你在一起!好么?」然后,轻轻地吻起她的嘴唇。「呜……」她渐渐陶醉在他的亲吻下,她双手缠绕住他的脖子,以更加狂热的热吻回报。 香兰的大脑一片空白,她浑身发烫,下体湿润起来,她修长的腿不自觉地起,勾住他的腰,「嗯……」她呻吟起来。他抱起她,将她放到躺椅上,而她用期盼的眼神看著他,他又深深地吻她,双手不停地抚摸她的全身……她彷佛飘在云端,已感觉到下体流出的液体,她无比激动地期待他进一步的行动。 「妈,起来了!妈……」 香兰突然听到儿子的声音,忙睁开眼睛,眼皮好像很沈重,她发现自己依然躺在茅屋的床上,儿子站在床边奇怪地望著她。原来是一场春梦! 她赶紧一边起床,一边掩饰著说:「真是的,今天这么睡得这么死?思强,真对不起,妈这就给你做饭。」 只见思强笑著说:「没事的,妈,我已经把饭做好了。今天妈也睡懒觉了?以前每天都是你叫我,还说睡懒觉要打屁股,现在是不是也要呢?」 「去!讨厌的小鬼!」香兰笑著骂道。思强做了个鬼脸后,就跑了出去。 香兰看著儿子跑出去,才发觉自己的下体一片冰凉,原来梦中遗出的淫液已把厚厚的皮短裤弄得湿透,她忙换了一件后走出茅屋。 茅屋外,思强正在煮汤,看到她出来,便用木碗盛了一碗端给香兰:「妈,尝尝我做的。」香兰看著自豪、得意的思强,发现儿子的的确确地长大了,是个大人了。她尝了一口:「不错,很好呀!」 听了母亲的赞扬,思强更高兴了:「那么,以后我每天都给你做汤。」 「好哇!」香兰很高兴,母子两人在有说有笑中吃完了早餐。 日子又一天天过去,一天早上,香兰想起榕树坡的芭蕉应该熟了,便让儿子和她一起去榕树坡采芭蕉,思强由於很久没和母亲一起出去了,便高兴的和香兰一起出发了。母子二人在丛林里穿行了三、四个小时,来到一个山坡,因山坡上有一棵大榕树,所以香兰叫它榕树坡。坡上的一小片芭蕉林已成熟,母子两人便赶紧加劲采集。 正采集在兴头上,突然,由四周传来「呼哧、呼哧」的声音,思强略停了一下,神色大变:「妈,快跑!野猪!」说完便拉起香兰往回跑。香兰也听出了野猪的声音,心里也十分害怕,野猪是丛林里十分凶猛的野兽,硕大有力的躯体和白森森的獠牙,连熊也不是对手。 母子两人拼命地跑著,后面紧紧地传来野猪追赶的蹄声。突然,在前面的一棵芭蕉树后面又转出一头凶猛的野猪拦住去路,思强连忙拉著母亲向旁边折去,而后面的追赶声却越来越近。 他们跑到了榕树底下,回头一看,五、六只野猪离他们也只有五十米左右的距离,思强忙推著香兰:「妈,快上树!快!」香兰赶紧向树上爬去,但这时野猪已距离他们只有三十米左右了。 只见思强拿起自制的竹枪,大吼一声,挥舞著返身冲向野猪,野猪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纷纷停下了脚步,低声咆哮著盯著思强。思强一边拿著长长的竹枪与它们对峙著,一边大声喊:「妈,快上去!快!」香兰早已被思强的举动吓得哭出来:「思强!思强!快回来!」 「妈,你别管我!你赶快上去!」思强焦急地喊著,眼睛片刻不停地盯著野猪。但香兰作母亲,怎么也不会让自己的儿子自己而丧命,已接近树叉的她毅然开始向下爬去:「思强,妈这就过去和你在一起。」 思强急得快发疯了:「妈,你快上去呀!还记得我和豆豆怎么玩的吗?你信我啦!我马上会上去!」香兰听到儿子带有哭音的叫喊,心里十分矛盾。 这时,野猪中的两头已分别开始向两边慢慢移动,很显然,思强的两翼马上要受到威胁。思强已发现到这些,他攥紧了竹枪,大吼一声,抡起竹枪向野猪冲去,野猪被思强的气势所慑,向后退了几步。趁野猪阵脚慌乱之际,思强返身向回跑去,香兰也忙登上树顶。 野猪万没想到思强会有如此举动,一起咆哮著追了上去,只见思强举著竹枪飞速地向榕树冲来,在距树几米的地上一支,整个身体在竹枪的支撑下像飞一样向树顶飞去,「哗!」随著枝叶的响动,思强穿过树冠飞向香兰,香兰赶紧用手抓住儿子。 「啊!」由於思强的速度很快,使得母子俩一起向后倒去,香兰的心一下子沈了下去,她闭上了眼睛。只听「咚!」的一声,她睁眼一看,原来她的背后有一个粗粗的斜树叉,她正好倒在上面,加上思强也赶紧抱住母亲身下的树叉,所以才没有掉下去,但撞击的力量加上暂时脱离危险的松懈,使她只说了一句「儿子,我们安全了」就昏了过去。 冲到树下的野猪,忽然见猎物「飞」到了树上,吼叫著围著树不住地打转,最后,在领头野猪的带领下向树干发起了最后的冲击,它们一个接一个地用粗壮硕大的身躯撞击著树干,整棵树顿时剧烈地摇晃起来。 树上思强在落到树上后,抱紧了母亲和树干才没至於掉下去,等到他发现母亲已昏了过去,野猪已将树弄得乱摇,他赶忙更加用力地抱紧树干,用身体紧紧地压紧母亲,使母子两人像壁虎一样贴紧住树干。 野猪见树上的猎物并没有掉下来,更加猛烈地撞击,树已像海浪上的一叶孤舟。「妈,醒来啊!」思强一边叫著母亲,一边努力压著母亲。香兰在儿子的喊声中苏醒过来,忙用双手搂住儿子。 「思强,抓稳!」香兰担心地说。 「没事的,妈,一定没事的!」思强笑著安慰母亲:「妈,你要抱稳我。」 在儿子身底下的香兰,听了儿子充满自信的话,不由得更加紧紧地搂著儿子健壮的肩部。她望著儿子丘比特般俊美的脸,感到十分欣慰:儿子长大了,已是男子汉了。 树下的野猪似乎已经疯狂,它们咆哮著、撞击著树干。此时,天边已是一片鲜红的晚霞,夕阳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思强的身上,他身上泛出栗红色的光泽。香兰搂著儿子,能清楚地闻到儿子的体味,这种味道似乎令她有一种陶醉感,手指下接触著的儿子坚实的肌肉,也使她生了一种特殊的感觉;而且随著树的摇动,儿子压在上面的身体与自己的身体生了摩擦,这种摩擦生的感觉,更使她生了眩晕感,身体也不由自主地生了变化。 这种变化思强立刻感觉到了。原来思强抱著身体丰满健美的母亲,心里渐渐地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他自从十岁以后,就和母亲分开睡了,从未像今天这样与母亲一起;而且这种感觉并不是幼时抱著母亲的那种感觉,母亲的身体是那么的丰满和富有弹性,尤其是紧贴在胸口的那一对硕大的乳房,柔软异常,随著树摇动,就像按摩自己的身体一样;而且母亲身体散发出的浓烈的女性的气味,更是撩人心弦,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他更加地压紧母亲,享受著母亲身体的柔软和弹性。 他正在享受时,突然发觉紧贴胸口的乳房在悄悄地不断变大,顶著他的前胸彷佛要冲破皮束胸,同时,母亲的呼吸也急促起来。香兰身体的变化使思强体内有一股热流,从胸口向四周扩散开来,热流冲过小腹,使思强的下体在和母亲摩擦中慢慢膨胀起来。 香兰半闭著双眼,正陶醉在眩晕的感觉中,她的全身发热,下体已经开始湿润,『我怎能和儿子这样?』道德的观念不时在她脑海中滑过,但身体不可抑制地生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地冲击著她的全身,终於使她有「儿子很可能发现不了」这样的自己开脱的想法,使得她在内疚和快感的旋涡中挣扎著,但自己身体片刻间生的不可掩饰的变化,让她感到无地自容。 『这可怎么办?』她痛苦地想。突然,她感到下体忽然有一种可怕的感觉,一个渐渐膨胀的物体正开始顶向她,在向她接近,并迅速向她靠近……等她明白过来,她已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那个物体已顶在她的下体及小腹上。 「思强!」她差一点喊出声来,她不敢相信思强竟会如此。但当她看到思强那一双清澈的眼睛时,她无言了,因她知道,儿子一直生活在丛林中,对於异性的知识知之甚少,加之平时对於此类问题她总是敷衍其词,可以说在性的方面儿子是一个白痴。 想到这,她不禁可怜起思强,如果在大城市里,说不定早已有了不止一个女友。但想归想,而那个物体的温度不断地透过皮短裤传过来,就像一块烧热的石头,炙烤著她的下身,使她刚刚稍微冷却一些的身体又渐渐恢复起来。那个物体还不断地跳动,每跳动一下,就隔著皮裤刺激一下她的阴户,在她身体里生快感的旋涡,并不断地吸引著她。 「思强,你……」她努力地使自己摆脱缠绕自己的急流。 「妈,我……感觉好怪!」这时的思强脸已通红,却一脸稚气地说。 『天哪!这可怎么办?』香兰已不知所措了:「思强,别压……妈妈太紧,对了,小心野猪!」香兰好像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块救命的木头似的说。 「放心吧,妈,它们已经走了。」这时香兰才发现,树下的野猪已不见了踪影,大概它们看到实在无法将树撞倒,就无可奈何地走了。 「那……我们回去吧!」香兰看著儿子似乎恳求著说。她实在有些怕,因她在今天的突发事件中,对於儿子所表现出的如此强烈的原始冲动,她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嗯。」思强含糊地应了一声却没有动,反而更紧地搂住她:「妈,我……现在……好舒服,让我们再呆一会儿。」儿子膨胀起来的下体又一次挤压过来。 「哦!」突然挤压而生的快感撞击著香兰的大脑,使她的身体向上弓起,不由自主地仰起头,嘴里吐出愉悦的呼吸。 「妈……抱著你好……舒服!」思强兴奋地说。不光如此,他似乎已不满足於挤压,在挤压的同时,又慢慢地开始在香兰身上蠕动,以使体内源源不断生的奇妙冲动得以发泄。其结果使他惊喜地发现,这样做感觉更好、更刺激,因此他的蠕动与挤压也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 「啊……」在儿子的不断挤压、蠕动下,香兰体内的快感也彷佛被挤压了出来,向四肢及大脑冲去,早已在体内生的快感的旋涡也越来越大,吸引力也变得无法抗拒,淫水在她的阴户内早已澎湃。随著儿子每次蠕动,阴户也在儿子膨胀的下体的挤压下随之变形,淫水也随之不断流出,她的大脑已被欲望吞噬。 终於,快感将她彻底拖入到情欲的旋涡里,她的双手不由自主地紧紧搂住儿子健壮的身躯,并努力弓起身体迎合著:「啊……啊……哦……啊……」淫欲的浪花不断将她向上托起:「哦……哦……啊啊……」 终於在浪花将她又送上一个新的高度时,儿子膨胀的下体突然剧烈地跳动了几下,随之儿子便不动了,紧紧挤压著她的身体也放松了,「呼……妈……好舒服……」但此时的香兰还沈浸在愉悦中,湿透的阴户还在感受著儿子尚在跳动的下体。 「好儿子……我快痒死啦……你……你不要再捉弄我了……快……快……快用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小穴去呀……快点嘛……快……快来干我……快……快来干我……骚穴里面好痒好痒……快……快用儿子的大鸡巴帮妈妈止痒吧!」 看到香兰骚媚淫荡的神情,儿子知道香兰已经欲火焚身,於是不再犹豫,提起阳具对准小穴猛力地插进去!只听到「噗滋」一声,淫水四溅,大龟头已顶在香兰的子宫深处,只觉得小穴里又暖又紧,嫩肉把阳具包得紧紧的真是舒服。 由於没有过性经验,思强只有采取了快抽快插的干法,让每一顶都能撞击到花心深处,香兰很快地开始发浪的呻吟了起来。 「啊……好美……好美……哼……啊……好爽啊……用力插吧……快……快用力……啊……从来没被……这样大的鸡巴……啊……啊……插我……干我……我的穴……哦……用力……嗯……啊……」 「啊……啊……喔……好爽……喔……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啊啊……喔喔喔……嗯……好儿子……妈妈……喔喔喔……妈妈……好喜欢被……被大肉棒插穴……这真是一根宝贝啊……我好……啊……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啊……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 由於儿子的阳具比以前死去的先生的要大又长了许多,因此香兰的嫩□就像处女一样又涨又紧地包住阳具,显然地,快速的抽插更是让香兰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啊……大鸡巴的……好儿子……啊……好爽……好爽啊……用力干吧……快……快干……啊……小穴……小穴要破了……快……干死我……插死我吧……喔……啊……啊……我要泄了……插我……干我……我的穴……哦……用力……嗯……啊……干破它……喔……干死它……」 此时香兰的双手紧紧地抱住儿子,思强感觉到她的小穴里阵阵收缩,射出了一股股火热的阴精浇烫著自己的龟头,子宫口的嫩肉更是一缩一放地吸吮著自己的阴茎。 香兰的双手更强力地拥抱著儿子,让儿子无法动弹,阳具更是无法抽送,只好趴在香兰的身上休息。过了一会儿,香兰忽然推下儿子起来,思强当然不肯,便撒起娇来,并将头埋入香兰的双乳中,轻声说:「妈妈……我……我还没有射出来呢!」 只见香兰笑著说道:「你这大鸡巴真厉害,插得妈妈的小穴都红肿了,竟然还未射出来,真的好棒!不过还是下次再用吧!」 思强一听心里更急,死命地抱紧香兰,更将香兰的乳头含进嘴里,用舌尖猛舔乳头,当然阳具依然插在小穴里…… 从此以后,两母子日夜奸淫。转眼香兰怀孕生下一子,说也奇怪;香兰自生下一子后,反而更年轻起来,全身的皮肤更加雪白,让人看起来有如十几岁的少女一般,思强还反而比较成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