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暴虐待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强暴虐待

美处女欲情
时间:2019-08-18 21:58:02
序章 这是靠近日比谷公园霞关附近的一隅。在茂密大树下的铁椅上,坐著一个穿灰色西装的男人。因为戴太阳眼镜,以致看不出他的表情,体型是结实的运动员型,像个摔角运动员。也许是留平头的关系,看起来约莫三十来岁。 放松领带,嘴里叼著一根烟,胡子浓密,由於两天没刮胡子,脸的下半部几乎被胡子掩盖。全身散发出自甘堕落的气息。仔细看,西装已破旧,衬衫也弄脏了。 中年的休息时间已结束,前不久在这里晒太阳的上班族纷纷回到工作冈位,公园里恢复清静。 此时,有一个男人从而向壕沟的大门走过来。 穿点色西装,看起来像银行的业务员。穿著虽整齐,但从紧闭的嘴唇看得出很疲惫的样子,缓步走到铁椅,很累似的来到铁椅的一端。因为两个人背对背坐著,所以看不出他们是认识的。 年纪大的男人从上衣口袋掏出香烟,点燃后吐一口香烟说: 「大江,让你久等了。」 「没什么,反正没事。」年轻的男人望著另一个方向回答。 「因为有很多记者包围,很不容易溜出来。」 那个叫大江的戴著太阳眼镜的男人,嘿嘿笑著说: 「你们的老板,现在的立场好像很困难。据中午的新闻报导,三海建设公司的总裁好像承认行贿五千万圆,做为请S县县长仲介的回报。」 说话的口吻虽然客气,但态度并不十分尊敬对方。年长的男人看起来温厚的表情变成愠怒的神色。 「可恶的老狐狸,说什么『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希望早点宣判,好安静的度过余生』………。我的老板怎么办?还不到五十哪。」 大江好像没有同情他的意思。 「把建设界的头号人物打垮的最好机会。大概警方也想藉机表现一番。这一次一定是很惨烈的攻防战,草原先生。」 大概是在初夏的阳光下走来的关系,额头上冒汗。年长的男人拿出手帕,从秃头顶擦到下巴。 「嗯……事到如今,只有坚持说『那是政治献金,没有贿赂的意思』,canovel.com只剩下这一个方法了,检察官方面也没有掌握老板请县长仲介的证据,况且县长也否认见过面的事实。」 「既然如此,不是没有问题了吗?」 年长的男人—-草原听后皱起眉头。 「不是没有。就是为这件事…老板才要我叫你来的。」 大江又发出嘿嘿的笑声说: 「这是说,有什么人知道仲介的事实罗。」 「没错。」 草原做出咬牙切齿的表情。 「我由就料到了……难道没有办法把嘴封住吗?」 「如果能的话,早就做了,不知道这些家伙在那里。」 大江扬起眉毛问: 「这些家伙?」 「嗯,有两个人。」 「到底是什么人,草原先生,请明白的说吧。」 「听说是大学的女生。」 「大学的女生………?」 大江好像感到很意外,但又露出邪淫的笑容说: 「你的老板也够好色……在那里找到那样年轻的女孩?是约会俱乐部吗?」 「不是。如果是那种地方,还有办法找。大概是一半是玩,一半是赚零用钱的女孩子,专门找从乡下来的老头子,去年十一月县长来东京时住在绿宝石大饭店。老板和县长就在那里见面,县长就叫来两个年轻女孩。老板看了她们说,自己也有了意思。」 「这是说四个人在一起玩罗。」 「嗯!县长大概有招待老板的意思吧………」 戴太阳眼镜的男人点头说: 「原来是应酬用的女孩。不过,县长是从那里找来那样的女孩呢?」 「是县政府的土木局长介绍的。他去年夏天出差到东京的时候,在宴会席上和她们认识,结束后在前厅搭讪时,没说几句说就跟来了,土木局长以为自己钓上马子,实际上是他落在对方的陷阱里。那两个女人提出特别游戏的方式,就是让一个男人玩两个女人………」 「那就是所谓的二轮实吧」 「没错,还运用各种技巧。据说两个人同时弄的话。本来不行的阳萎老头也能勃起。第一次结束后还能进行第二次。」 「是真的吗?」 年长的中年男人露出苦笑。 「他们说是真的,真的是这样,我也很想试试看……这且不说,那些女孩让土木局长玩痛快后,说要认识更有钱的男人,土木局长就介绍给县长,等於是给好色县长的供物吧。所以当县长来绿宝石大饭店时就安排他们见面。就在这时候,县长和我的老板见面。」 大江吹一声口哨,说: 「真难以相信……这些女大学生已经普罗级了,就在她们的面前谈到三海建设公司董事长请托的事吗?」 草原皱起眉头说: 「嗯,老板也后悔的说『太不小心』。真不知他们究竟在想什么?」 「哦……………」 大江摸一下腮胡继续问: 「那个首先上钓的土木局长,当然知道怎么样和她们联络吧。」 「用的是那个……留言电话………」 「是电话秘书吧?」 「对,对,就是这个。可是现在已经没有用过了。」 「这是说,县长和你的老板以后再也没有和她们接触了?」 「不错,只是一个晚上的关系。」 「这样就不用那么担心了吧。现在的大学生,尤其干这种事情的,不可能再露面了吧。」 「本来是这样的。只是,情况有了变化,因为警方知道有那样两个女孩的事。」 太阳眼镜下的眉毛又扬起。 「这是为什么………被知道了…………」 「警方认为老板和县长见面就是住在绿宝石大饭店的那一天,於是调查当天送食物到房间的传票,结果看到巧克力派、冰淇淋等,显然是只有女孩爱吃的东西。开始追问时,县长还支吾其辞,但服务生作证说房间里还有两个女孩,所以不能不说出她们的事。所幸,服务生没有看到我的老板,不能成为绝对性的证言…………」 大江听后,皱著眉头说: 「这样真不妙。如果这两个女人出来作证的话,你的老板就完蛋了。即便单纯的饭店房间里,县长、建设大臣和两个大学女生在一起玩,已经构成大丑闻了。必要的时候,检方一定会追究这件事的。」 草原听完,叹一口气。 「当然会。我的老板和县长的政治生涯大概也完了。」 「所以我的任务就是找出那两个女孩。」 「对。所幸新闻媒体还没有发现,希望能在警方未发现前,我们能先下手。」 「怎么做呢?」 「等找到以后再说。必要时就得采取激烈的手段,就像上次那样…………」 「是……………」 大江露出兴奋的表情。 「还好,我们比警方的线索还多。」 草原从上衣的内口袋拿出小信封,交给大江。里面有相片。他为看清楚,取下太阳眼镜,露出细小如猛兽的眼睛,看到照片后露出猎人发现猎物表情。 那是从拍立得照片复印的彩色照片。 照片上有两个年轻女孩。 坐在可能是饭店房间的床边,脸靠在一起,面对相机镜头露出笑容。如果仅是如此,就是普通的纪念照了。 但其中一个女孩是赤裸的,另外一个女孩身上只剩下黑色的丝袜,而且两人互相抚摸对方的阴户。 大江仔细看过后,用感叹的口气说: 「嗯!这两个女孩的面貌和身材都不错。这样的女孩竟然以好色的老头为对象赚零用钱,真是世界末日了………幸好我没有女儿。」 草原也露出恶心的表情可能有差不多年龄的女儿。 「综合老板和县长的谈话,这两个女孩可能在梦见山的女子大学读书。」 「梦见山?那里是学校都市,加上短期大学的话,女子大学至少也有六、七所。」 「还有,那个比较华丽的叫□莉,比较丰的叫丽莉,她们是这样互相称呼,可能是在客人面前的花名吧。□莉偶尔会在宴会的场合打工做伴侣,就这样寻找适当的对象,没有住下来,两个人都说要赶末班车,十一点就离开饭店。 「虽然是半夜,但一定要赶回去,表示其中一个人有正常的家庭,可以确定她们的背后没有组织,她们很担心暴露自己的身份。不过,拍下照片未免太大意了。」 「那是因为老板说,她们肯拍赤裸拥抱的话给二万圆,拍立得照相是比较能让人放心的。」 「没想到你的老板,还是喜欢这种事。」 草原露出苦笑。 「你是说同性恋吗?他好像对新奇的事都喜欢,提到对女人的同性恋,脸色就不一样,看到时更加的勃起。」 「这两个女孩本来就是同性恋吗?」 「老板也说看不出来。能和男人睡觉,所以同性恋的部分也许是表演的,因为老板和县长肯出钱,可能是为了钱而表演的。那个叫□莉的负责交涉金钱,丽莉好做不做都可以的样子。」 「这件事可能很麻烦,如果背后有黑社会反而容易找到。」 草原拿出厚重的信封。 「这是暂时用的资金。」 大江瞄一眼信封,然后放进自己的上衣内口袋里。 「有什么消息就打我的大哥大,绝对不能打到事务所,很可能被窃听。」草原说。 「明白了。」 「千万要小心,不要刺激检方。」 「我知道。我可是…………」 大江还没有把话说完,草原就露出笑容说: 「当然知道你的本事,所以老板才养你。」 草原说完站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公园。 (这小子,故意用” 养 “这句话………) 大江狠狠的咋舌,然后再一次仔细看照片。 ( 两个女孩的年龄差不多,叫□莉的可能年龄大一点…二十岁左右,大学二、三年级吧。) 把一切特徵刻划在脑海里,线索等於是只有她们的面貌。 ( 在梦见山的女子大学,打工做伴侣……而且还不知道真假………) 大江把女孩的健康里体做为说话的对象。 ( 你们等著瞧吧。找到你们的时候,要让你们尝一尝在那些老头身上得不到高潮滋味…………) 就在同一时间,在位於梦见山市的一棵公寓里,有一名少年钻进壁橱上层。 他手里拿著木工用的手摇钻,装的是直径五厘米的钻头。慎重的研究高度和角度。 「好了。」 终於决定位置,钻头对正铅笔做的记号上。 轧轧轧…………… 钻头陷入三夹板里。 噗吱一声,突然失去抵抗力,使钻头贯穿到底。 「哦,不行啊。」 少年急忙转动钻头,三夹板的厚度不如他想像的厚。 (在那一边会不会发现?) 少年离开壁橱,进入隔壁的房间,里面充满年轻女子的体臭。 稍高於少年头的位置只有一个洞,幸好有壁纸,把破裂的部分压回去,小洞就不显著了。这个房间的主人大概不会发觉吧。 少年放心的回到壁橱里。从自己刚钻开的洞看过去,正好能看到床铺。 (这样就行了…..) 好像很满意的点头。 在同一时刻,另外一个少年走在能俯视梦见山市区的市立城迹公园的树林中。 城迹公园宽敞,以标高三百多公尺的梦见山为中心,有一片杂树林。 身上穿的是市立国中的学生制服,肩上扛著有三脚架的望远镜。 (在那里比较好呢?) 很仔细的观察树梢,然后聆听,听到各种鸟类的呜叫声。他是在寻找适合观察野鸟的位置。 (还是那个斜坡比较好,有足够掩饰身体的草丛………) 从能通过汽车的柏油路,找到通往杂树林的羊肠小道。好像最近才有人走过,因为草有被践踏的痕迹。 (奇怪?这不是女人的脚印吗…………) 发现高跟鞋的脚印,少年感到惊讶。 杂树林的斜坡上没有像样的路,穿高跟鞋的女人进入这种地方………。 向前走几步后,发现被踩熄的烟蒂。好像不久前有人在这里吸烟,四周还有烟味。烟蒂上没有口红的痕迹。 (男人和女人从这里走过去,前面的地方究竟有什么呢………) 少年产生莫名的兴奋,觉得自己像追赶猎物的猎人。 *** *** *** *** *** *** 第一章 弟弟的性欲 「你能不能和强生睡觉?」 听明子这样说,梨奈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什么?要我?」 「是啊。」 明子很自然的回答。 「什么事啊……你在开玩笑吧………」 「不是开玩笑,是认真的,而且非常认真。」 看明子的表情,分不出是开玩笑抑或认真的。 这两个女大学生是在梨奈房间的床上。 两个人全身赤裸,床单凌乱,还沾上两个人的汗汁。房间里充满两个年轻女人散发出来的情欲芳香,如果年轻男人闻到,一定会立刻勃起。 虽然距离开冷气的时间尚早,但梨奈关上窗户,打开冷气机。收音机正在播放热门音乐,声音非常大,这样可以避免邻居听到她们的淫声浪语。 下午五点钟,家里除了她们以外,没有任何人。梨奈的父母都是会计师,共同经营一家会计事务所,他们回到家要七点多钟。弟弟雅己是市立国中二年级的学生,今天有社团活动,一直到六点都在学校。 从乡下来到东京的明子,现在和小三岁的弟弟强生同住在二房一厅的公寓。强生是高四的补习生,早晨去补习班,下午三点回家,然后先睡觉准备晚上用功。明子对这样的弟弟感到麻烦,所以常来梨奈的房间,知道雅己不在,一定会要求梨奈,这也是主要目的。 今天的明子说:「这一次有特殊的客人,要先练习我们的秀。」然后用相当变态的同性恋技巧和梨奈做爱。 明子将假阳具带—-以矽胶制的肤色假阳具装在有伸缩性的皮带上—-系在自己的胯下,用来插入梨奈的阴户内。在她们之间,这还是第一次。性感敏锐的梨奈,发出尖叫声,很快便泄身了。 明子用羡慕和嫉妒的口吻说出感想。 「我现在终於明白那些男人喜欢梨奈的原因了。因为梨奈很快就达到高潮,使他们产生自己既强壮力有高度技巧的错觉,即使再没有信心的家伙,和梨奈性交时也会觉得很了不起。」 明子说著,把梨奈娇小柔软的身体,几乎变成对折,然后压在她的身上,吸吮梨奈的香唇,并且做活塞运动。 明子的产感庄不及梨奈,所以梨奈对明子采取主动时,通常要用舌尖刺激明子的阴核,当然也要用手指。奇怪的是,明子的肛门比梨奈敏感,所以梨奈的手指插入明子的肛门觉动,同时吸吮阴核后,明子就会性生高潮。此时,大量的蜜汁注入梨奈的嘴里。 男人们喜欢明子的里由,和喜欢梨奈的理由不同。 运动神经特别发达,属於万能选手的明子,体格健美,像豹一样,身上无赘肉。清新秀丽,像西洋妞,个性也和梨奈的内向性格相反。对自己的欲望很诚实,随心所欲,大胆豪放,而且有强烈的冒险心和好奇心。能将这样美丽的女孩用金钱买来做爱,使男入们能满足其虚荣心。 「女子大学生是名牌,要趁能卖高价的时候卖贵一点。」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