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暴虐待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强暴虐待

SM俱乐部Torture Heaven
时间:2019-08-21 21:58:02
本作品是网友投稿,於本站首发!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载自《CA情色小说》,谢谢! 第一章:地狱之入口 在香港铜锣湾,有一间很名的sm俱乐部名叫「Torture Heaven。那里除了为客人提供变态的性服务和每晚提供性虐表现之外,也可以让客人租用女孩当性奴隶,由於收费高昂,来的人全是非富则贵名流绅士,在这里工作的女子自然获得丰厚的收入, 所以吸引无数年青貌美的女子加入,这些女子有本地人也有的是来自外地,有的甚至是名牌大学毕业生,也来「Torture heaven」当性奴。在这里每星期工作两天加一天training,每个月就获几十万块的收入,如果受欢迎甚至过百万月薪也不足为奇。当然这份工也是十分辛苦,以下就是「Torture heaven」的日常………. 下午6时,Torture Heaven 裹调教者如常调教他的性奴,由於客人全是社会名流,Torture Heaven 一定要提供最优质最一流的服务,所以女奴要时常接收调教者的艰苦且变态的调教训练,以满足客人各式各样的变态需求。 在一间漆黑的房间里,只见三名全裸的性奴隶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房间里满布不同性虐的刑俱,甚么一本鞭,九尾鞭,三角木马,电击椅子,应该尽有,好不恐布。只见她们表情痛苦,眼泛光,身体不停流出丝丝汗珠,嘴上不断发出阵阵呻吟,这也难怪,她们每人各被灌肠700cc ,其中包括100cc甘油与50cc的洗洁精,肚子裹自然是剧痛无比苦不堪言,但见三名女子肛门不断扩张收缩扩张收缩让菊花发出像交响音一般「□□…..哔哔」的声音,浓浓的便意让她们的屎眼不断自行扩张,而她们亦不断用意志将屁眼收紧以防液体跟大便喷出来,菊花一开一合的场景让站在一的调教者看得十分高兴,只见调教者左握计时器,右拿粗藤条,此藤条和新加坡的鞭刑藤条相差无几,打落人体上一定疼痛不已,计时器显示还有十分钟,不经不觉,她们巳经忍了20分钟,她们很想排泄,但当望见主人手上的藤条,她们就立该用力忍住,因她们知道如果自己在限时内排曳,她们的屁股将被主人打到皮开肉绽,破皮流血。 「呜~~呜~~主…….主…..人….求…求你….己经极限…..了….请让我…….我……..我………..」一名女子哀求道,只见此女子样貌精致,可爱动人一把绯红色的长,精莹通透的眼睛配上迷人的嘴唇,一对比美欧美热妹的大奶子,健康的棕绯肤色,纤瘦的小腰,修长的美腿,巨大的胸部,任何雄性生物见到她一定会欲罢不能,她名叫杨巧莹,香港人,今年19岁,中学毕业一年左右,初中未成年时候巳经出来当援交,读书不成的她认为於其在麦当劳拿最低工资,倒不如当性工作者,用自己身体赚钱。巧莹见此处收入不菲,比当援交收入高出十倍,虽然知道在此处自己会面临各种各样变态并且痛苦的虐待,但如此庞大收入,面对甚么痛苦也是值回票价,面试官见她有前有后,样子甜美,毫不犹豫录取了她。巧莹加入sm俱乐部只有短短两个月,所以受虐能力还是比较差。 调教者听到巧莹在求饶,冷冷的问:「啊甚么?我听不见,你想怎样?不大声点我是听不到的,贱人!canovel.com你想怎样大声点出来吧!」巧莹痛苦的哀求道:「我…….我……想……想………想…大…..大便,请主人容许奴婢排……排…..便!」调教者眼眉一愁说:「啊原来你想拉屎,早说嘛!」话语刚落,调教教者右手一拉藤条「咻….啪」的一声重重地地打在巧莹的屁股,「哗……啊………….啊…………」屁股受到剧痛的巧莹忍不住大嗌,身体失平衡住前一仆,此时的巧莹再也不能忍住便意「□」的一声一股粪水连粪便从肛门理源源不断地喷出,「□……□…..哔…….哔……□…….哔……….□………□。」一股恶臭满了整套房间,地上布满巧莹的屎水跟大便,此时巧莹觉得十分羞耻再也耐不住放声痛哭:「呜……..呜………..呜…………呜………呜………..」 调教者冷冷的看者她排便,之后转头向巧莹右面的一名女子问道:「这家伙拉的大便真是很攻鼻,家纯话给这个不知廉耻随地大便的家伙听 ,在限时内排便会有怎样的惩罚。」那少女忍著便意开口说道:「限….限…时内排便,每分钟打….打…四藤。」只见此女子操一口台湾国语,声线甜美,嘴巴细小,胸部巨大,黑色的长发,雪白的肌肤,可爱的脸儿。她叫张家纯,来至台湾高雄,由於家境贫困,爸爸因为生意失败,欠下巨额债金,只有十八岁的她只好卖身做妓女,后经友人介绍来这里当性奴,现在二十出头的她巳经当了差不多两年,样子可爱的她获得很多客人喜欢,也是店裹数一数二的生招牌。 调者点一点头,然后视线再望向巧莹左面的一名短发女子问道:「现在距离限时还有九分钟,彩玲,你来答,现在贱奴应受多少藤。」短妹子回答:「32藤主人。」答话者叫李彩玲,也是香港人,跟巧莹是中学同学兼好友,跟巧莹一样中学时期巳经出来当援交,也是她介绍巧莹来这里当性奴,在这当了一年,样子挺可爱,胸部虽然不及巧莹跟家纯这般大,但胜在床上玩够放,而且她的叫床声非常淫荡,被虐时的痛苦的哀叫真是今男人欲仙欲死,再加上她健康和纤瘦的身材,在torture heaven裹也是很火的。 调教者对巧莹喝道:「还不举起你的臭屁股。」巧莹哭道:「是主人!」巧莹趴在充满自己粪水的地面,双手撑起无奈地将屁股理慢慢抬高说道:「请…..请….主人狠狠的惩罚…贱奴。」调教者说:「好!」提起藤条豪不留情打去巧莹美丽的屁股上「咻…..啪….哇…….啊………啊……..啊………..」巧莹痛得破口大叫,只见巧莹屁股上出现了一条鲜红的鞭,看上去十分疼痛,调教者冷笑道:「这只是开始」话毕,调教者再次举起藤鞭继续抽向可怜的巧莹「咻………啪………..咻………..咻…………啪………….咻………啪……..」调教者一鞭未停一鞭又起,鞭鞭有力,打得巧莹简直死去活来,来回地狱又折返人间,藤条声布满整个房间,旁边的彩玲跟家纯见到此情此景被吓得脸色苍白,面无血色,立刻收紧菊花,不让大便喷出来。 「咻………啪………..呜……….呜……….咻………….啪………哇……….呜………….咻………啪……..啊………………啊…………….呜…………….」调教者继续将巧莹的屁股往死理抽,好像不将她打死誓不罢休,只见巧莹的屁股巳有多处破皮流血,这等鞭打就是一个大男人也难以承受,何况巧莹只是个弱质女流,此刻巧莹巳哭成泪人,调教者完全无视巧莹可怜的哭声,又是一鞭重藤打在巧莹那个满布鞭的屁股上「咻…………….啪…………哇………….啊………啊…….主人….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真的…..受…..受…..不了。」这藤刚好抽在巧莹破皮位置,只见伤口处鲜血直流,巧莹现在巳经完全崩溃,只见她趴在充满粪水与粪便的地上,手不停按擦屁股,不停向调教者求跷。 调教者冷冷的说道:「你要离开我们无任欢迎,祝你出去能找份好工。」言下之意就是,要么忍下要么滚蛋,公司美女多的是,缺你一个不缺,多你一个不多。巧莹很明白,自己学历不高,出去做援交,收入不及这里百份之一,迫於无奈只好放开手继忍受:「主人我知错请你继续责罚贱奴。」调教者说:「很好!」话音刚落,调教者再次举起鞭子继续惩罚可怜的巧莹「咻………啪………..呜……….呜……….咻………….啪………哇……….呜………….咻………啪……..啊………………啊…………….呜…………….」巧莹放声嗌,右手紧紧抓左手,希能减少疼痛,只见左手而被自己抓破,但疼痛丝毫不减「咻………啪……..啊………………啊…………….呜…………….」终於,刑罚结束,巧莹终於捱完她32藤鞭子,她此刻只觉全身泛力,双手一软身体像死鱼般躺在地上。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好了灌肠时间完毕。彩玲和家纯倒抽一口凉气,终於肠内的便便可以解放了,但由於巧莹不能成功忍到够钟,此刻她还需接受「额外惩罚」。只见彩玲慢慢走向巧莹那理,并且将屁股坐在她头上,屁眼正正对准巧莹的口,巧莹自觉将口打开。彩玲说:「主人我要拉了!」「□」的一声,屎跟屎水从彩玲的屎眼裹喷向巧玲的口和脸,「□….□…..哔….哔…..□……」巧莹现在嘴裹全是彩玲拉来的屎,舌头上尝到一股难以忍受的苦臭,随著彩玲肛门的猛烈喷射,粪便与粪水从巧莹的面部和嘴部一路流往全身,迅眼间巧莹变了个满身粪便的「粪人」。 彩玲在经历了半小时的忍便,此刻排放,身裹感受到一种说的舒服,只可怜自己屁股下的好友要食自己的屎 。「□….□…..啊……」终於将屎排完,彩玲往一趴,右手按自己的肚子,全身虚脱,眼睛反白,面上散发著无比舒服的表情。站在一旁的家纯也走过来再次给巧莹「便便颜射跟便便口爆口爆」「□….□…..哔….哔…..□……」闭了半小时的解放让家纯立刻有种升仙的感觉,此时的家纯全身放软,不只粪便连尿液也忍不住拉了出来,家纯的尿和屎布满巧莹全身。 调教者满意的说道:「今天的表现很不错,你们可以去冲身。」三人听调教结束顿时松一口气,彩玲跟家纯走去扶起刚刚受了「鞭粪」二刑的巧莹,现在巧莹屁股开花,惨烈的剧痛让巧莹走路不能,两人小心翼翼地扶她到浴室。 浴室裹□□□「洒」彩玲开著花洒为自己跟趴在地上的巧莹洗澡。彩玲说:「忍点!」将花洒淋在巧玲的屁股,巧玲大嗌:「啊….很刺。」巧莹说:「忍一下,你的伤口沾了粪便,很容易伤口发炎,一阵回房,我跟你上些药。」「啊」巧莹忍著痛让彩玲清洗,三人完成了今次灌肠训练,全身上下也是粪便,需要好好清洗才可将异味清除掉,当然最惨还是我们的巧莹,除了变「粪人」外,还吃屎被鞭。彩玲说道:「对不起,要你食我的屎。」说道:「不要紧,也是为了工作,但是你最近吃了甚么,你的屎很臭,戒戒口吧!」彩玲轻轻拍拍巧莹的屁股笑说:「难道你的屎是香的?你还说,刚刚你泣屎的时候,全屋立刻臭气冲天,你才是要戒口。」只见彩玲跟巧莹你一句我一句斗嘴,可见她们关系良好,当然啦,她们由中一巳是同班同学,这对姊妹经常型影不离,就算睡觉也睡在一起,比亲姊妹更亲。「是啦,家纯,你的债务还要还多久?」巧莹问道,正在洗身的家纯回答:「以现时收入大概多做两年就可以还清。」家纯一边□上冲凉液一边回答。彩玲问道:「那你还请债务时会否继在这儿?」家纯低头想了一想回问:「可能会多做几年,储好钱回台湾读大学。」彩玲笑道:「原来我们的家纯bb是会读书的人,唉!不像我跟巧莹,中学考试全是零分。」巧莹立刻装怒说:「,你唔好烧埋我,我曾经考过十几分。」彩玲做了个鬼脸申一申舌头说:「只有考过几次十几分就不要说出来献丑。」巧莹回嘴:「几次十几分也好过你全零分,「叽」家纯见状忍不住了出来笑:「哈哈,我真服了你们,刚刚才被虐待完,现在居然能这样有说有笑。」巧莹回道:「sm是很痛苦但当想著得的金钱就甚么苦也忘记了。」家纯心有所思的回了一句:「是吗?」 洗完澡后三人回房休息,只见房间十分豪华,四周也是漂亮的装饰,房间大少至少有2千尺多,供五人居住,每人还有一间2百尺大的睡房,现在香港一间1百多尺的房也要五六千块港元,怪不得这样变态辛苦的工也有很多人想做。彩玲扶巧莹休息,并为她上药,「啊…很痛。」彩玲说:「忍一忍,这药十分有效,四天就可以治好你的伤,之后就再可以接客赚钱。」巧莹说「是!」彩玲继续轻轻的将药沫在巧莹的伤口。「咯」只听此时好像有人打开房门,彩玲视线盯向房门,只见到一名长发美少女走进来, 但见她满身鞭,左手死死的按住自己的下阴,只见此女子大概二十一至二十三岁,面上散发出一种不可抗拒的美,她的美难以用笔墨去型容,她的美就算是明星也难以与她匹敌,她的美能让全天下男人垂涎欲滴!只见她动人的裸腰,丰满的胸部,完美的美腿,简直是上帝的杰作,只听她满身疲惫的开口说:「彩….彩玲可不可以等一下帮我上..药。」彩玲回答:「好,芊舒,你等一下,我就来。」 第一章完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