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乱伦小说

书桌前的腥味
时间:2019-10-24 21:58:03
二十三点整,墙上的挂钟里面弹出一只小鸟,缩回去又伸出来,再缩回去又伸出来,周而复始地操著怀它的子宫。 房间里很黑,只有电脑还亮著。萤幕向外发散出半截光茬儿,借著这微弱的光线可以看清坐在电脑前边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瘦弱的男孩子。 他那苍白而消瘦的小脸显得异常兴奋,两只大眼楮瞪的溜圆,舌头下意识地舔著半干的嘴唇。站在他身后的是一位丰满冷艳的中年美人,此时这位妇人正俯靠在男孩的背上,两只手灵巧地解开男孩子的制服短裤,掀开男孩那印著小骑兵的短裤,右手在前,左手在后深深地插进男孩的内裤里。此时孩子呼吸急促起来,小胸脯不住地起伏,面颊显出一层红润。 萤幕上放映的是一部日本电影。里面的妈妈与自己的孩子发生不伦的关系,画面真实露骨,竟然没有打马赛克,母子间交合的部位看的一清二楚。那光溜溜的细小阴睫与毛茸茸的阴户形成强烈的反差。 萤幕外也是一对如假包换的母子,而且此时两个人进行的勾当丝毫也不比电影里的差。母亲的动作大胆而自然,两只手在儿子的裤裆里上下翻腾,一会儿撮弄著儿子细小的阴睫,一会儿揉搓著儿子的肛门,再就是两只手一起玩弄儿子的睾丸和阴睫,母亲渐渐也被这种悖德的游戏带入高潮,呼吸开始急促,那半开半合的双眼好象蒙上了一层雾,变得迷离诱人。 但是坐在下面的孩子并不能看到妈妈眼楮里的神色,他此时只顾紧盯著萤幕上乱伦的淫戏,丝毫也不愿漏掉。他感觉到搭在头上的肥硕乳房开始轻微起伏,盘踞在他下身的那两双手的动作也开始越来越粗暴。他知道该轮到他们母子登场了。 他把两只胳膊反抱住妈妈的大腿,两只手抚摩著妈妈那裹著丝袜的光滑腿部。 那是一条包芯的肉色丝袜,裆里却镂空了一大块,把妈妈白皙肥嫩的屁股蛋儿和长满黑毛的外阴都露在外头。男孩本想把手伸到丝袜镂空的地方,怎奈别著双手欲就不能。正苦间,忽然感到头顶上俯下两片香唇,兰花般的香气直冲口鼻。 孩子更不躲闪,反而扬起脸微张小嘴,紧张地等待著对接的那一刻。 「喔……」母子两个的嘴胶合在一起,母亲被儿子的舌头挑逗得愈加兴奋,canovel.com抽出一只手伸进儿子的上衣里摩挲著儿子的胸脯,另一只手更卖力的套弄儿子的鸡巴。两个人的口腔连 一体,两条舌头在一个密闭空间里搅拌著彼此的唾液,刚刚咽下去,又分泌出满口的津液。在这些津液里一大一小两条舌头互相绞缠著,舔噬著,在牙齿,舌头底下,牙膛上,母子都对对方的口腔异常贪婪。两个脑袋激烈地左右摆动,恨不能钻进对方的嘴里才痛快。 做儿子的龟头分泌出一些黏液,做妈妈的用手一阪伸到儿子的鼻子底下,呛得儿子扭开小脸,在荧光屏的照映下,两人的嘴唇间牵出一道粘丝。妈妈抿了一下红唇,感觉这悬空的粘丝有些凉了。 「妈妈好讨厌!把人家的脏东西……」妈妈微微一笑把那两根手指伸进自己的嘴里咂品著儿子前列腺液那咸腥的味道。 儿子扭回头看到母亲的红唇裹著两根修长玉柱般的手指,登时痴了。 「傻孩子,不要盯著妈妈看……」 「妈妈,我不傻,我会操妈妈的逼哩!」 「好讨厌!说得那么露骨……」 「妈妈……」 儿子站起身来,制服短裤和内裤顺势滑落到脚底下。此时的儿子上身整齐地穿著校服,下身却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再加上细弱的两腿间绷紧树立的鸡鸡。把母亲看得一股水沿著大腿内侧滑到小腿上,在干净的丝袜上划出一道水痕。 儿子张开双臂刚好可以抱住母亲的臀部。他把两只手统统伸进母亲的短裙里,从后面搂住妈妈那滚圆肥润的大屁股。小手根本抓不过来母亲的丰臀,只是抓捏著母亲肉墩墩的屁股,隔著丝袜虽然未能肌肤相亲,但丝袜那滑溜溜的感觉也非常舒服。 母亲把腰弯下来,身子前顷靠在儿子的肩膀上,两只手轻轻搂著儿子的头,撅起大屁股,眯著眼享受著小情人的魔力。 母亲一下腰,儿子的胳膊短,便够不到母亲的下体了,只好让母亲靠在椅子背上,这样母亲的小腰搭在儿子肩上,整个下身都拥入儿子的怀里了。儿子从前面把手伸进去,一下便摸到母亲的空裆,触手的是母亲湿漉漉的阴户和扎手的阴毛,儿子索性把手够到母亲的屁股缝儿里,一下抠到妈妈的屁眼儿,另只手则插入母亲的阴道里,两下夹攻。 儿子用上浑身的劲儿,抖动著,抽搐著,激烈地摩擦著。母亲身子瘫软下来,几乎站不住。 「乖儿子,扶妈一下下……」 「好,妈妈,我把肉棍插进去,您就不会倒了……」 说著,儿子转身搂住妈妈的屁股,把硬挺已久的鸡巴插到妈妈的阴道里,这回轮到儿子的身子靠在妈妈的后背上,只有小屁股一撅一挺,一撅一挺。空气中弥漫起一股腥臭的淫糜味道。 「妈妈,我的小鸡鸡插到里面最舒服了。」 「妈妈也是啊……喔……恩……」 爷爷听到楼上有动静,心里想该不会是有贼吧,儿子常年不在家,只留下媳妇和小孙子,这老幼妇孺的家庭就靠他维护。想到这,老头儿抓根球竿上二楼来。 「不好……小孙子的门半开著,该不会小偷潜进孩子的房间了吧?」想到这儿,老头颤颤巍巍地来到门口扒门缝儿望里看去。 「咦?这深更半夜的,小兔崽子不睡觉,却趴在个人身上做什么?」等到老头仔细一看可不得了,下面的那个不就是自己的儿媳妇吗?深更半夜的趁我老头子睡下,这母子两个在这捅捅咕咕竟干出这等缺德事,这是给祖宗抹黑啊。想到这儿,老头是又气又有点兴奋□□毕竟这是活生生的母子乱伦场面□□想到这儿,老头儿不自觉地掏起自己的裤裆起来。 爷爷在外面偷窥,里面的人儿却全然不知。因 两条腿不能著地,儿子只能奋力磨擦著母亲的大屁股,小鸡鸡就在这磨磨擦擦之间,在黑??的阴户进进出出。粉红的细嫩阴睫锉著褐色的阴道,此时锉与被锉都是一种享受。 「宝贝,妈妈累了,咱们到床上去吧。」 「好啊,妈妈抱!」 母亲转身抱起自己的儿子,小家伙的手却不老实,揉捏起母亲丰满的奶子。 妈妈把宝宝轻轻放到床上,自己也一头趴在床上,把个沁满油光的屁股朝著儿子,一动不动了。小家伙也不示弱,把妈妈唯一的遮羞布推上去,就骑到妈妈的屁股上,腰里扭动几下,便又趴在母亲的背上,小屁股叠著大屁股,在上面一撅一拱,一撅一拱,儿子的小肚子拍打在母亲的屁股蛋子上,啪啪做响。两个人又开始蹭起逼来。 儿子的小手伸进母亲的紫色乳罩里揉搓著妈妈的奶子,小屁股拍打在母亲的大屁股上,两个人吭哧喘气。 「妈……我要射呢……」 「哦!来吧,圣也!射到妈妈的子宫里来,妈妈要怀你的孩子,让妈妈怀孕吧!」 「恩……射进去了……」 跨在上面的儿子抖动了几下身子,脚尖儿硬挺腿部绷紧伸直,便把下身死死抵在妈妈的屁股上不动了。此时即便是天打雷劈也不能把这对母子分开了。 儿子新鲜的精液正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母亲的子宫口,白色的液体汩汩的流进了妈妈的体内,在子宫里积蓄起来。 最后又抖动两下,儿子便整个瘫软在妈妈的背上,小鸡鸡没有拔出来。母子两个就这样躺著一动不动。 这时看得爷爷也挺不住射了出来,蹲在那里上气不接下气。 服侍儿子睡下后,做母亲的把短裙拽平,儿子的精液顺著大腿流下来她也懒得搽,便小心翼翼地推门走出来。 突然撞见蹲在地上的爷爷,只见老爷子两腿岔开,一只黑不溜秋的鸡巴耷拉在地板上。 不远处有一滩乳白色的液体,见到此情此境,做媳妇的心底早明白了八九分,暗暗叫苦不?,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满脸羞红的窘在那里不动。老爷子等把气喘匀喽,头看见面前有一双黑色尖头皮鞋,鞋脸露出颇具肉感的脚面,脚上穿著一双肉色的包芯丝袜,在小腿内侧的丝袜上好象粘著一股果冻状的白浊液体,顺著这股水望上瞧,一直延伸到黑洞洞的短裙内。 再望上看,丰满的胸脯和微微敞开的领口,领口很低,可以看到里面紫色的乳罩。再望上看,便是细腻白净的颈项和儿媳妇那张端庄幽雅的脸旁。此时这张平日里冷艳的玉脸上挂著一抹红润,乌溜溜的眸子也左右张望。 老头子并没有说话,他站直了腰,突然把手插进儿媳妇的裙子里。 媳妇正左右 难之间没想到家公会这?卤莽,吓得她往后退了几步,靠到门上。 「老爷,这……」 还没等儿媳妇发话,家公的臭嘴便堵在了儿媳妇的嘴上。 「唔!」儿媳妇咬紧牙关,左右摆头。 「你们母子干的好事!恩?……」 说著老头儿伸到裙子里的手又加了把劲儿。本来媳妇就没穿内裤,丝袜裆里还是镂空的,家公粗糙的老手蹭到儿媳妇肥嘟嘟的阴唇上,再次燎起了儿媳妇的欲火。但毕竟公媳之间顾忌颇多,顺子还是勉强地夹紧双腿,希望老爷子不要动作,一旦破了这层禁忌,日后家里岂不成了乱窝,儿子和公公都要和她性交,这可怎么做人。 但转念一想,事到如今,瞒也瞒不住了,自己已经先做出悖伦的丑事,又有何资格喝阻公公的举动。 「唉,没办法,希望公公只是发泄一下,日后不要纠缠就谢天谢地了。」 公公的手肆无忌惮地在媳妇的裆里掏弄著,顺子也不再挣扎了,只把脸扭到一边,任由公公轻薄。老头子早先还有点忌惮,如今见媳妇已然默许任由他摆布,心底乐开了花,手下加紧摸索揉搓著儿媳妇的阴蒂,另只手伸到顺子的背后搂住她的右颈部,架起了儿媳妇的左膀,右手捞起儿媳妇的右大腿,令顺子一条腿著地,整个人不由向左倾斜正好躺在老头子的怀里。 老爷子见儿媳妇乖乖地躺倒在他的臂湾里,靠在他的肩膀上,娇喘连连,吐气如兰,不由得低下头跟儿媳妇接吻。 这次顺子没有挣扎,牙关轻?,老头儿的舌头一下子闯开儿媳的齿关,亲近到里面香滑多津的舌头,不觉精神一振,两张嘴贴得更近了,牙齿磨到牙齿,舌头缠上舌头,嘴唇嘬著嘴唇。 「喔哦……喔……」毕竟老人家气力不济,深吻了一阵后,起头来换气,两唇相离,儿媳的脑袋惯性地一挣,俩人的嘴唇间拉出丝丝津线儿。看到此情此境,顺子羞得闭上了眼楮,嘴角上露出了一点笑意。 家公看著这张淫糜俊俏的小脸,鸡巴早硬如铁杵。把顺子的右腿盘在腰间,老头腾出右手摆正鸡巴的位置,用龟头在儿媳妇的大腿根儿之间来回磨蹭,正个儿龟头享受著儿媳妇分泌出的黏液的润滑。 顺子先前跟儿子刚交完,阴户正敏感的很,如今搁个粗大的肉球在逼上磨蹭,哪里吃得消,鼻息里早开始哼哼起来。 老色鬼见状,把龟头对准儿媳妇的阴道口,一耸身,半枝阴睫就已经插进去了。剩下的便又是一老一少俩人缓缓地蠕动著身体。只不过这回颠倒了辈分而已。 当老人家和顺子的生殖器开始相互磨擦时,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直升上来,老头儿不禁庆幸著自己单身孤寡生活的终结。 他紧紧抱住儿媳妇,在她身上疯狂地晃动著,他越插越快、越插越猛。 他的龟头不停地猛力撞击媳妇的子宫,下垂的阴囊在媳妇的大阴唇上拍打著,欲火中烧的两个人早迷失了自我。 顺子扭动著她的身体,配合著老爷的抽送的节奏,腰部做活塞一样的前后的律动,将她的密洞起或是向下放,从她的口中也开始发出娇美的呻吟,迷惑著老头子也开始发出一种快感的声音∶「顺子,你的小穴真是太美了!」 渐渐的,老头子开始大力的抽送,速度也开始加快,每次往里面插的时候,都要比上一次更用力,而在已经深入到的肉洞的极深处的时候,还要在里面研磨。 顺子则像是和他是一个整体一般用她的腰和臀给公公完美的配合。老头子根本就闹不明白,这次居然忍耐了这?长的时间,他的肉棒就像是处在火上,有种非常刺激的灼痛感,他用一只手紧紧的抓著儿媳妇的结实的臀瓣,另一只则一直在爱抚顺子的乳房。 此时顺子的两只手早不顾廉耻,都放在公公的屁股上,导引著他抽送的动作。 公公下身的动作越来越快,他低吼著双手一齐挎在顺子的脖颈上,往下拽,使儿媳妇的身体弯成了弓型,随著爷爷干瘪的屁股不断抽送,大量的淫水儿哗哗的顺著儿媳的大腿往下流淌,染湿了箍在顺子腿上的丝袜,使这层薄薄的东西越发透明贴身。 「哦,哦,哦……」公公狠命勒著儿媳的脖子,下身同样狠命地捅著儿媳的鸡巴。紧跟著腰部死命地抽动,两个人便紧紧抱在一起不动了,顺子丰腴的身体上挂满了汗珠儿,不住地颤栗著,被搂低的脖颈早已没有痛感,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在阴道里,感受著老爷的阴睫一抖一抖的喷射著滑溜溜的精液。 直接射在阴道中,看著儿媳朦胧的眼神,张著嘴喘著气,阴道不断收缩,满足的老人感到也很快乐。他爱惜地亲了亲儿媳灼热的红唇。放下顺子的右腿,架著她的左肩,左手还在裙子里扶弄著儿媳妇肥嫩的大屁股,不时从后面戳进儿媳妇的阴道里,捏弄著。 顺子靠在家公的身上,右手抓住公公的鸡巴,疼爱地轻轻撸著。就这样两个人相互搀扶著进了老家伙的房间,再也没出来。 第二天早上,圣也起得很晚。等他好不容易爬起来,到餐厅找吃的,却看不到妈妈和爷爷。平时两个人早就起来了,爷爷应该在做早操,妈妈则是围著围裙给全家人作料理。可是今天两个人都不见了,真是怪事。 圣也从冰箱里拿了瓶牛奶转身到了二楼,想到妈妈的房间里找妈妈再温存一番。推开房门,拐过屏风,眼前的景象令圣也大吃一惊。原来躺在床上的竟然是爷爷和妈妈,而且两个人的下身赤裸裸的,在两个人的裆间都有一撮儿黑毛。 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