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暴虐待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强暴虐待

干哥哥的奸淫岁月
时间:2019-11-24 21:58:03
(一)干哥哥与好友初次侵犯 高二时因为转学到台北,我便寄住在干妈家,我睡觉时不习惯穿著胸罩,因为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有一次周末我睡午觉睡的正沈时,忽然被门铃声惊醒。 我从床上跳起,也忘了只穿著卫生衣和内裤,便冲去客厅拿起对讲机,一问之下才知他找错门了,我挂上了对讲机转身,便看见干妈的儿子阿文和他的朋友阿忠站在阿文房间门口,他们俩直盯著我的身体看,这时我才惊觉到自己没穿外衣,我正想快步回房间时,他们俩一个箭步就将我一把抱住 我想呼救却被阿文从背后捂住嘴巴,阿忠伸手就往我的淫穴摸去,隔著内裤拚命搓揉,我拚命的挣扎著,但无奈一个小女生的力气,怎敌的过两个壮硕的大男生,阿文发狠的在我耳边说:「摸一摸又不会死,你最好给我配合点,否则我们就先奸后杀,听到没!」 我不敢再作声,便点头任由他们两人在我身上毛手毛脚,阿文看我不再做声便放开捂住我嘴巴的手,将我推倒在沙发上,一把撩起我的卫生衣,我紧张的挣扎著,但文哥将我双手扳向头顶交叉压住,目露凶光的恐吓我:「你再反抗给我试试看」 我惊吓的不敢再乱动,阿文随即冷笑的握著我的奶子大力搓揉起来,阿忠也粗鲁的扒下我的内裤,我双脚本能的挣扎著,但当阿文恶狠狠的瞪著我,我也只能停止所有挣扎,任由阿忠掰开我双脚,跪在我两脚间,阿忠一边用手指搓揉我的小豆豆,一边用舌头舔弄我的淫穴,阿文也不客气的一边揉捏我的奶子,一边吸吮玩弄我的乳头,受了如此双重剌激,我忍不住喘息了起来 阿文含著我的奶子吸吮著:「操!小真你奶子好大好软,叫的这么骚,你也很想被我们干吧!」 「嗯…呃…我…没有…呃…呃…」我用残余的理性反驳著。 「还说没有,你看你湿的多不像样!装什么装,贱货!」阿忠边说边将手指插入我的淫穴,因为淫水不断的涌出,所以在他抽插时发出了极为淫荡的声音,我羞傀的闭上了眼睛 阿忠玩弄我的淫穴好一会儿,便抽出手指,掏出了他的鸡巴,他用龟头磨擦著我的淫穴,我被他磨的骚痒的不得了,忍不住抬高屁股,将淫穴不断的送往他的龟头希望他插入 阿忠看穿了我的心思,便开口羞辱我:「怎么?想要了是吧!刚才还装什么装,要就求我插进去啊!求我好好喂饱你这个淫娃!」 我用我的理智摇著头,阿忠也不心急,耐住性子继续磨著我:「真的不想要吗?想就说出来啊!都湿成这样了,再装就不像了」 我忍受的好难过,终於抛开自尊想满足已失控的情欲:「求你…插进去…」 「用什么插啊!插进那里啊!贱货忍不住了吧,你说清楚点我才会做啊!」 「呃…用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小淫穴…快…求你…干我…」我哀求著他 「操!真贱耶!这么欠人干啊!我操死你!」说话的同时阿忠冷不防就将鸡巴剌入了我的淫穴里,而且是全根没入 「啊…啊…到底了…好大…啊…我会被你插死的…啊…」我受不住的大叫 「操!婊子耶你,原来你这么欠干,阿忠,插死这臭婊子,妈的~贱货!」阿文放开手站起身不屑的看著我,阿忠将我的双脚拉的大开,一下下的顶入我的淫穴,每下都到底,我被他干的淫声不断 「啊…啊…别这么猛…啊…啊…慢一点…啊…我会给你…干坏的…啊…」 「干!贱货,操的你爽不爽啊!喜不喜欢这样被我干啊!」阿忠得意的说 「啊…啊…喜欢…啊…你好猛…好厉害…啊…啊…我被你干的好爽…啊…」我此时已忘了自己正被他强奸著,竟然忘情的回应他 「操!真欠干!不要脸的臭婊子,我干死你!」他按住我的肩膀,稍加速度的干著我,我看到我的奶子淫荡的晃动著,很快的我就抽搐高潮了,我抱著他不住的抖著,两脚也不自觉的环扣在他腰上 「干!你真不是普通的贱耶!被人强奸还会高潮,真是贱透了你!」我被阿忠的言词羞辱,居然有股莫名的快感,只是淫浪的喘息著,像是默认的回应他,阿忠接著将我翻起身,让我趴在沙发扶手,从背后再度将鸡巴插了进去,同时快速的抽插著 「啊…啊…好深…啊…啊…你的鸡巴好会干…啊…快干死我了…啊…」 「操!说你自己贱不贱,欠不欠干啊?」阿忠干的又更猛了 「啊…啊…我贱…我欠干…啊…干死我…不要停…啊…啊…」我已被干到不知羞耻的回应著 「妈的!真不要脸耶你,你来我家住三个月了,今天才知道你真是贱的可以了!canovel.com这么欠人干!真是个死贱货!」阿文看著我淫浪的样子,再度出言羞辱 「操你妈个B,不要脸的臭婊子,我干死你!」阿忠毫不客气的快速抽插著我,我的屁股也被他撞击的啪啪作响,阿文此时已忍不住掏出了鸡巴,一手扯著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抬起,就将鸡巴往我面前送,我本能的开张嘴巴含住吸吮起来 「操!真是够贱耶,看到鸡巴就舔,阿忠你看她饿成这样子,真有够婊的!一定被很多人操过了!搞不好在学校就是个人人上的公车!」 「阿文,没想到你家居然住了个这么淫荡的贱货,今天运气真好,竟然给我干上了,真是她妈的有够爽的!」阿忠越干越兴奋,下身猛力的抽插著我 我此时嘴里含著阿文的鸡巴已被情欲淹没,对他们的羞辱不但没有回应,反而更认真的吸舔著阿文的鸡巴 「干!贱货,真会舔耶,你一定常吃鸡巴吧!技术真是好,舔的我爽死了!干!我今天一定要操死你!」阿文忍不住开始对我的小嘴抽插了起来,阿忠也握住我的奶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我这样被他们一前一后干了好一会儿,小腹一阵抽搐又高潮了,我感到子宫内一股热流喷出,阿忠终於忍不住抱著我的腰狂抽猛送几十下,便抽出鸡巴在我背上射精了 阿文等阿忠完全射完精,便拉起我换位,阿文坐在沙发扶手上,要我跨坐在他身上,我扶著他的鸡巴慢慢坐下,阿文不客气的抱住我的腰往上顶著,次次都顶到我的子宫,我被他顶的淫叫连连 「啊…啊…文哥…轻点…啊…啊…你顶的好深…啊…我会死的…」 「操!贱货,怎么死?爽死是吧!操你妈个B,我操死你!」阿文像头猛兽狂顶著我,我被顶的上身向后倾,两脚抬起本能的环扣住他的腰,阿忠走到我身后扶著我的肩膀,我的淫穴迎合著阿文鸡巴的抽插,那种快感真是不可言喻,我已不像是被他们轮奸,反而像是个放荡的婊子,享受男人鸡巴的奸淫 「操!贱货,你看你爽成什么德性了,我看你去做婊子好了,真是有够淫荡的!贱透了!」阿文看著我再度羞辱著 阿忠在旁边腔著:「小真,你看你这付淫荡样,真有够婊的,你被我们文哥干的爽不爽啊?要不要天天给文哥干啊?」 「啊…啊…我喜欢被文哥干…啊…啊…我要天天…让文哥干…啊…文哥好会干…啊…我…我又丢了…啊…啊…」我又再次高潮了,双脚环在阿文腰上不住的抖著 「操!这贱货真好干,没几下又高潮了,真是天生让男人干的贱命!」阿文将我推开,让我趴在地上将屁股高高抬起,接著再度将鸡巴由身后插了进来 「操!贱货,你看你现在像不像欠干的母狗啊!你的样子真够淫耶!」 「啊…对…我是欠干的母狗…啊…啊…专门让文哥…干的母狗…啊…文哥…干死我…啊…啊…」我不敢相信我居然会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来,也许我真是天生淫贱吧! 「哇拷!阿文,她真不是普通的贱耶,真是欠干的不得了,活像条发情的母狗!你真幸福耶,可以天天干这种上等的贱货!」 「操!这种贱货不干白不干,早知道她这么贱,她搬进来的第一天我就干她了,害我白白浪费三个月,操!我干死你这条贱母狗!」阿文抱著我的腰发狂的干著我,我也配合的将屁股前后挪动迎合他的抽插 他的鸡巴在我的淫穴快速进出,我的淫水不断的涌出,发出了噗吱噗吱的淫荡声响,我不断大声的淫叫著,阿文像是要插穿我似的,对我狂抽猛送,我终於不支倒地,上身趴在地上淫喘著,我知道我又要高潮了,阿文扣住我的腰狂插直到我再度高潮 文哥抽出鸡巴扳起我的头,便将鸡巴捅入我的嘴里抽插,接著就将精液全数射进了我的嘴里,他满足的抽出了鸡巴,看著我嘴角不断流出他的精液,露出得意的淫笑 「阿忠,你瞧她这付样子像不像日本的AV女优,样子真是贱的可以了!」 「对呀!我看搞不好那天她会成为台湾的AV女优也说不定!真够贱的!」 「我看改天叫我们那票哥儿们一起来干她,保证让她爽上天!哈!」 「好主意,就这么办!让这贱货尝尝我们这票哥儿们大锅炒的厉害!」 「贱货!你等著啊!改天让你试试被十几个人大锅炒,爽死你喔!」阿文扳著我的下巴淫笑的看著我 「好了,阿文我们该出门了,大家还在等我们呢!赶快去跟他们说这个好消息,他们如果知道有个贱货等著让他们玩,一定高兴死了!」 「嗯!走吧!没想到临出门前还干了这贱货一炮,真他妈的有够爽的!」 他们两人穿好裤子,便丢下我出门了,我躺在地上喘息著,回想刚才阿文的话,不禁害怕了起来,心里有股不祥的预感,我似乎将成为他们的性玩物了,我该如何是好呢? (二)卡拉OK的下药轮奸 自从被文哥和阿忠干过之后,文哥对我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客气和尊重,他总会藉机对我毛手毛脚,有时我在厨房洗碗时,他会从后面抱著我,对我的奶子又搓又揉的,要不然就是找理由进到我房间里,对我上下其手外加言语羞辱一番,还好干妈这阵子都在家,他还不敢对我太过份 终於有个周末,他藉口跟干妈说,他朋友办生日会,要带我一起去玩,干妈还夸他我这个干妹妹,会想到带我出去玩,而我又没有理由拒绝,只好乖乖的跟著文哥出门,一上车文哥的手就不安份的对我的奶子抓了下去 我急的又闪又躲的:『文哥~不要~不要这样!』 阿文:『干~装什么装,又不是没让我摸过,连鸡掰都被我操过了,还装纯情啊!』说完他的手伸进我的裙子里,手指隔著我的内裤往我的骚穴捅去 我忍不住呻吟出来:『呃~呃~文哥~求求你~不要这样!』 阿文:『妈的!现在说不要,等等搞不好你会爽到求我干死你咧!』文哥收回在我裙底的手,轻藐的看著我便开车出发 车一路开往台北市林森北路方向,文哥把车转进新生北路桥下停车场二楼,他将车停到角落的车位,当我下车绕过车尾时,文哥突然将后车门打开,将我一把堆进了后座,他将我压在后座椅上,对著我上下其手 我拚命的挣扎著:『文哥~不要~不要~』 但不管我再怎么挣扎,仍抵抗不了他孔武有力的身躯,在挣扎的过程当中,我的上衣已被他掀起,连胸罩都被解开了,我的奶头已被他含在嘴里吸吮著,他的手也早已钻入我的内裤,对我的骚穴强力的挑逗著,我渐渐的无力挣扎,转而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文哥~不要~呃~不要~呃~呃~』 文哥的手指插入我已淫水泛滥的骚穴里插抽著,我的双脚不由自主的打了开来,像是渴望被大鸡巴进入似的,文哥看著我的反应,露出邪恶的笑容,他快速的解开裤头,掏出已经硬了的鸡巴,便扯下我的内裤,架起我的双脚,毫不留情的就往我的骚穴捅了进去:『操你妈的,小婊子爽不爽啊?几天没被我操了,鸡掰一定很痒吧!你看看你,没弄几下,就淫荡成这德性,真他妈有够贱的!』 『啊~啊~文哥~啊~小力点~啊~啊~不要~』我忍不住的淫叫著 『干你娘咧~臭婊子~其实想叫我大力点才对吧!妈的~落翅仔假在室~干死你~』文哥不客气的羞辱著我 在他的狂抽猛送之下,我的淫叫声也越来越放浪起来,文哥大力的捏著我的奶子,鸡巴次次到底的捅进我的骚穴里:『臭婊子~怎样?知道爽了吧!叫的那么贱,是不是被我干的很爽啊?说实话啊!』 『啊~~啊~~好爽~~啊~~文哥~~啊~~好爽~~』我忘情的回应著 被他狠狠的干了没多久,我就高潮了,他也不客气的把精液射了进去,之后他不准我把内裤和胸罩穿上,当他带著我走向林森北路巷子里时,我边走他的精液便沿著我的大腿流下,引起了某些路人异样的目光 我们走进一家卡拉OK,一进门,服务生和邻桌的客人便跟他打招呼,看起来他跟这间店好像很熟的样子,他带著我走进角落的包厢,包厢内坐了六个人,阿忠也在其中,他们一看到我们便欢呼了起来,自动的让开中间的坐位,文哥将我推了进去,他和阿忠便坐在我左右。 文哥:『跟你们介绍一下,这个就是我说的那个干妹妹!』 其中一个平头的男生开口了(事后知道他叫阿仁):『那种干妹妹啊?是用来干的妹妹吧!』话一说完,他们便哄堂大笑了起来。 阿忠:『那是一定要的啊!那天她被我和阿文干的爽歪歪的,想起她那个贱样鸡巴就硬了,阿文你说是不是啊!』 阿文:『那还用说,刚才来之前,在停车场就先干了她一炮,操的她一直说好爽,真他妈有够欠干的!』 我被他们说的羞的抬不起头来,恨不得地上有洞可以钻进去。 阿仁:『哇拷!不会吧!真那么贱喔!那我们今天可要好好爽一爽了!』 阿文:『那是一定要的啊!今天带她来,就是让哥儿们爽的,大家尽量用,不用客气啊!』 众人又是一阵欢呼,我听到文哥要大家尽量用时,不禁惊慌失措了起来,我起身想往门外走,却被阿忠和文哥一把拉下,硬压著我坐在位置上,接著众人便轮番对我敬酒,阿忠的手不时伸进我的衬衣里,对我的奶子又搓又揉的 跟著我被他们一群人拉来拉去的,轮流坐在他们身边,当然也免不了毛手毛脚的,简直当我是酒店的陪酒小姐一般,经过他们轮番的灌酒,我的身体开始燥热了起来,骚穴里不自觉的涌出了阵阵的淫水,精神也渐渐的晃忽了,他们看著我的反应,脸上都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阿仁:『阿文,你看这小骚货,好像开始有反应了耶!』 阿忠:『这是一定的呀!这种春药我百试不厌,酒里加了这种药,淑女都会变浪女的!更何况这婊子本来就蛮欠干的,没反应才有鬼咧!』 我听了他们的对话,脑筋一片空白,虽然想起身离去,但身体却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阿忠过份的解开我的上衣钮扣,将我没有穿胸罩的雪白奶子暴露在众人面前,且时而用手指轻轻挑拨乳头,时而用手掌捧起我的奶子晃动著。 阿忠:『小婊子,你看你的奶子都被大家看光了耶!有没有觉得很兴奋啊?让大家再看看你欠干的贱B好不好呀!』 接著文哥坐过来和阿忠一人一边,用手勾住我的膝盖将我的双脚抬高拉开,□时我没穿内裤的下体就暴露在众人面前,众人又是一片惊呼,阿仁挤到我面前蹲下观看我的下体。 阿仁:『哇咧!这马子没穿内裤耶!你们看她的鸡掰又红又肿的,还有精液流出来,刚才真的被阿文狠狠的干过喔!她这样子真有够婊的!』 阿文:『这是一定要的啊!这种滥贱货,还跟她客气喔!贱穴就是要狠狠的操才会爽啊!待会儿,你们不用怜香惜玉啊!操烂她的臭鸡掰就对了!』 阿仁听完拿起桌上的啤酒瓶便往我的骚穴里捅,阿文和阿忠顺势将我的双脚拉的大开,一群人便挤到我面前观看我的淫样,在抽插的过程中,我的淫水不断的沿著瓶口流了出来,我的双脚被控制住无法挣脱,加上药效的发作,只能不断的淫叫著:『呃~呃~不要~不要~呃~呃~不要~呃~』 阿仁:『哇咧!她下面这张嘴一直在流口水耶!好像跟我们说她好饿,想要吃鸡巴耶!』 阿忠:『那我们就先玩玩她,吊吊她的胃口,再喂饱她啊!小婊子,忠哥先拿跳蛋帮你止止痒,等会儿,再叫大哥哥们用大鸡巴好好操翻你啊!』 在众人在一阵狂笑和鼓燥之下,文哥将我双手用布条反绑,阿忠则从口袋拿出了跳蛋,并示意阿仁将我骚穴里的酒瓶抽出,随即将跳蛋塞入了我的骚穴里,接著众人皆站了起来,全数围在桌前观看 跳蛋在我的骚穴里不停的震动,加上春药的助效之下,我全身骚痒难耐,而我双手又被反绑,只能在沙发上不断的扭动身躯,口里也不停的发出呻吟,众人看著我,脸上皆露出得意笑容,且不断的发出鼓燥的欢呼声。 阿忠:『你们看,小母狗发情了哟!你们听她叫的多淫啊!小母狗,是不是痒的受不了了呀?』 在众人的嘲笑之下,其中一个叫阿发的人开口了:『我们等会儿要在这里干她吗?公共场所耶!外面还那么多客人,不太好吧!要不要换个地方玩啊?』 阿文:『怕什么?老板跟我们那么熟,我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外面的客人大部份也认识啊!等一下还会有人进来跟我们一起玩咧!你操什么心?』 阿仁:『就是说啊!这种贱货就是要公干才够爽啊!今天的游戏就是大锅炒「干」妹妹!操到她叫不敢!』 在他们一阵狂笑之后,我全身已骚痒难耐,欲望渐渐淹没了理智,此时的我只想被大鸡巴狠操我的骚穴,再也顾不得颜面:『文哥~我要~我好痒~好难受~求你~干我~求求你~』 文哥:『你们看,我没骗你们吧!这婊子居然在你们面前求我干她,真他妈有够婊的!』 文哥上前托起我的下巴:『贱货~想要是吗?好啊!先表演婊子吸□给大家看!等大家看爽了,我再干你啊!』说完文哥便示意阿忠解开了我手上的布条,我随即饥渴的跪在沙发上,解开了文哥的裤腰带,掏出了文哥的鸡巴卖力的吸吮起来,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被硬硬的大鸡巴插进我的骚穴里止痒,我疯狂的又吸又舔的,看的众人又是一阵欢呼鼓燥。 阿仁:『哇拷!这婊子舔阿文的鸡巴舔的津津有味的!这德性真是他妈的超欠干的!』 对於他们的羞辱,我已经无力反驳,只想嘴里的大鸡巴,快点插入我的骚穴里,狠狠的操翻我!没多久文哥的鸡巴,在我卖力的吸舔之下,已经坚硬无比,文哥此时将我推开,抽出了在我骚穴里的跳蛋,便坐在沙发上:『臭婊子,想要我干你,就自己坐上来,要面向大家喔!顺便让大家看清楚你的婊样!怎样?贱货,过来呀!』 我简直求之不得,无耻至极的爬向文哥,便背著他面向众人,扶著文哥的鸡巴,对准我的骚穴坐了下去,随即缓缓的上下移动套弄起来,文哥也从背后将双手捧住我的奶子,用手指挑拨著乳头 每当文哥的鸡巴深深的顶入我的骚穴时,我也发出淫荡的呻吟声,在他们的鼓掌欢呼之下,我发情似的握住文哥的手,紧紧的捧著我的奶子,像脱的野马似的,上下加速的套弄著,就这么硬生生的在这群色狼面前,上演了一幕淫乱的活春宫,看的这群色狼个个血脉贲张 终於有人受不了了,阿仁首当其冲站到我面前,随即将鸡巴掏了出来,我的欲望已战胜了我的理智,想也不想的就扶住他的鸡巴开始吸吮,文哥开始用力的向上顶干著我,阿仁也抓著我的头对著我的嘴抽插起来 我知道我这番模样,肯定是淫贱的不得了,但我就是控制不了我体内的那股欲望,我只知道我想被操,我想要他们的鸡巴插入我的骚穴,狠狠的操翻我 文哥扶著我的腰站了起来,顿时我像母狗似的,被文哥从背后狠狠的顶撞我的骚穴,我也主动的扶住阿仁的腰,让他们一前一后的干著我,桌前的这群色狼看著淫乱的我们,有的人已受不了的掏出了鸡巴自慰著,有的则大声的鼓燥著:『加油!加油!干死她,干破她的滥鸡掰,干死这个臭婊子!干妹妹!干妹妹!干死她!』。 阿仁:『哇里咧!这贱母狗好会舔喔!吸的我都快射了!真是乱爽一把的』 阿文:『就是好货才给大家一起爽啊!你撑一下,我也快了,我们一起射』 过了一会儿,他们同时都将精液灌进了我的骚穴和嘴里,当他们把鸡巴抽离我的骚穴和嘴巴后,我仍未感到满足,我还想被干,我嘴角流著阿仁的精液,失神的从沙发上爬起扑向阿忠,急燥的拉下他的裤拉炼,掏出了他的大鸡巴:『我还要~我要大鸡巴~干我~求求你~干我~干死我~』 阿忠开口羞辱我:『真他妈个臭B,你怎么这么贱啊?那么欠干啊?好啊!那你就跟大家说,说你自己是贱货!说你是世界上最欠干的婊子啊!』 我想也不想的回应著:『我是~我是贱货~我是最欠干的婊子~干我~求求你们~干死我!』话一说完,我无耻的含住阿忠的鸡巴饥渴的吸舔著。 阿忠:『,真他妈贱耶!饿成这付德性!你们看她这付欠干样!超贱的,你们还等什么?上啊!』 随即有人从我身后将鸡巴插入,我连是谁都不知,但我已顾不得羞耻,只想好好享受大鸡巴的奸淫,阿忠扯著我的头发,一下又一下将鸡巴深深捅入我的喉咙:『操你妈的干死你~臭婊子~贱母狗,我插穿你的贱嘴~操烂你的贱B!』 身后的那个人也毫不怜香惜玉的猛力抽插著我,两只手大力握住我的奶狂捏著,直到他在我骚穴里射精后,阿忠一把将我推开,当我向后仰躺在沙发上时,阿忠随即拉开我的双腿,狠狠的将鸡巴剌入我的骚穴,次次到底用力抽干著我:『臭婊子,爽不爽啊!忠哥操的你贱B爽不爽啊!贱货!爽不爽啊!』 我那里受的了他这番狠干,忘情的回应著:『啊~啊~爽~好爽~啊~啊~忠哥~操的我~好爽~啊~啊~』 『真他妈贱耶!操死你!操烂你的贱B!』阿忠不屑的羞辱著我 我所能做的只是淫乱的狂叫著,接著又有人将鸡巴塞入我的嘴里,我也自动的吸吮起来,当阿忠射精后,马上有人自动递补他的位置,而面前的鸡巴我嘴里抽插没多又,也将精液射在我脸上 我无法自主的身躯,又被他们拉起,将我甩向桌面,我上半身趴在桌面,骚穴里不得空闲的轮番被不同的鸡巴奸淫著,春药的药效让我饥渴的永远无法满足似的,每当有鸡巴送到我面前时,我想也不想的就张口疯狂吸舔 包厢里充斥著因猛力抽插,撞击我屁股所发出的啪啪声响,及他们的羞辱漫骂之声,还有我那已被淫